拾镯记(连载二)
井冈山军民都明白,红四军32团副团长兼二营营长王佐,是个有很多缺点的人。

井冈山军民都明白,红四军32团副团长兼二营营长王佐,是个有很多缺点的人。

他多疑。或许是作为绿林首领的他,见多了土匪之间的火并,同时自己“吊羊”结下的冤仇太多,他经常会担心会有人暗算他,因此不管在哪里睡觉,他都要在床边的墙上挖一个大洞,以在不测时方便随时逃走,即使住在丈母娘家也是如此。他对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一事,更是反复疑神疑鬼,经常在袁文才面前嘟嘟囔囔。他会用上早年做裁缝的经验来作比喻,说小小井冈山哪里适合正规军长期驻扎经营,就好比只有做裤头那么大的布,怎么可以用来做长衫呢?他还说秋收起义部队与我们绿林武装,哪里是一条道上的人,就像丝绸和棉布,怎么能缝到一起去?即使勉强缝上,早晚也是会掉线的。他就是这样,不肯轻易相信一个人。

他散漫。他是绿林武装的前首领。他是只上了一两年私塾的农民。他天生就没有什么组织观念。他要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只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痛快。当何长工接受委派要对他的部队实施改造时,这个散漫惯了的人并没有给何长工什么好脸色看。他先是假惺惺地好酒好肉招待,然后在酒后的欢迎仪式上,醉醺醺的他阴阳怪气地说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大手一挥宣布散会,完全不给何长工说上一言半语的机会。他从来就是这样我行我素自以为是。

他傲慢,江湖习气重。对自己佩服的信任的人,比如军中领袖毛泽东,与自己同年生的拜把子兄弟袁文才,他恨不得掏出心窝子给人家看。可对称不上佩服和信任的人,即使他出身黄埔,手下兵比他多将比他广,他可是连瞧都不愿意瞧上一眼的。

可即使有那么多的不是,王佐依然称得上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响当当的汉子。他有勇有谋。他深得民心。他执行力强。他率领经过改编的队伍,打败了遂川萧家璧民团,击退过前来与赣敌一起会剿的井冈山正规军湘军第八军吴尚部,在黄洋界保卫战中,担任朱砂冲、桐木岭、双马石、八面山等哨口的防御任务,挫败了国民党赣军高功、尹豪民部的进攻。他还担任过根据地的战备物资的筹措任务,保证了井冈山根据地的财力运转。1929年1月,红军主力出击赣南,井冈山最终失守,国民党军烧杀抢掠,王佐部队凭着对地势的熟悉,依然夜宿密林岩洞,头顶青天,身盖树皮出没于井冈山。两个月后,蒋桂战争爆发,驻守井冈山的国民党部队大部撤走,王佐一看时机已到,立即率部配合湘赣边界临时特委收复失地,重建政权,井冈山又牢牢地掌握在边界特委手中。

有这样那样缺点的王佐在井冈山红色割据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他识字不多,可他的功劳一点也不比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将领们少,指挥水平也不比他们差。他以亲身调教的看起来军容不整、吊儿郎当的绿林武装,与几十倍于自己的国民党正规部队周旋对抗,一点都不会让对方得到便宜。根据地的许多人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爱开玩笑爱发脾气粗话连篇的土匪头子,但每说到王佐的战斗作风,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或者嘴上啧啧作声。

可即使王佐和他的同样是土匪出身的袁文才为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依然不被共产党部分人所认同。中共六大就有决议说,“对土匪或类似的团体联盟,仅在革命暴动之前宜加以利用,暴动成功后,应解除其武装,并严厉镇压他们。……对他们的首领应作反革命看待,即使他们帮助武装起义亦应如此,应当杀戮其领袖,争取其群众。让那些首领深入到工农红军和苏维埃政府当中,是异常危险的,必须毫不手软地驱逐出去……”决议措辞严厉,气势汹汹,杀气腾腾。对这项完全不顾实际蛮不讲理的来自党中央的决议,毛泽东没有理会。可当朱德、毛泽东率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后,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为依然留守在井冈山的王佐与袁文才带来了杀身之祸。

王佐和袁文才的部队在井冈山的领导者是湘赣边界特委。边界特委的那些人,除了湖北黄梅人宛希先是随秋收起义部队上山的外来户,其他如特委书记朱昌偕,常委龙超清、王怀、谢希安、彭文祥等都是宁冈、永新两县的人。王佐、袁文才与他们都是本地人士,本应互相交好,龙超清还是联络毛泽东与袁文才的信使,一起打江山的兄弟,可因为种种原因(其中有土客籍之争,袁王两人共有的坏脾气,以及时局动荡人人自危的心理等),特委与袁王最终交恶。宛希先因手下擅自枪杀永新县委原书记、朱昌偕王怀等人的兄弟刘珍的妻子龙家衡,被朱昌偕掌管的特委关押,最后被梭镖捅死在一个姜窖里。这一事件的发生,让与宛希先相交甚厚的袁王与特委之间到了如无公务不相往来的程度。袁王两人捕获国民党茶(陵)酃(县)宁(冈)三县团防总指挥、欠下累累血债的罗克绍,不仅没有杀掉,反而以礼相待,摆下酒席压惊,仿佛罗是他们的拜把子兄弟。袁王的意思,是罗克绍手上有一个小型兵工厂,正可以为自己造枪炮子弹,可边界特委据此认定袁王有通过勾结罗克绍进行谋反投敌的嫌疑。同室操戈,相煎太急,早已按捺不住的边界特委,错误地做出了处决袁王的决定。

他们通过伪造毛泽东签名向袁王发出通知,要他们率部于具体时间赶到永新县城集合,第二天攻打吉安。他们在永新县城大摆酒席,装作热情恭敬的样子款待袁王及各县党政负责人与赤卫大队的主要干部。他们在席上把酒言欢,称兄道弟,不过是为了让袁王二人放松警惕,把袁王二人灌醉。第二天凌晨,他们来到袁文才驻地,骗过哨兵,直接摸到了袁文才的窗边,几颗子弹,打在了袁文才的身上。

住在不远的王佐听到枪声,立即爬起来骑上马向城外跑去。当他们策马来到通往宁冈的必经之地,面阔20多丈、水深数丈的东关潭边,他们无不绝望地发现,原本那座八九尺宽的浮桥已经拆去,原先三三两两泊在岸边的船已然不见。追兵迫近,枪声如雨,根本不会游泳的他们被迫跳入了水中。

三天后,在东关潭下游的禾河捞起了六具尸体,死者的面部肌肉被鱼啄光,不可辨认。有人从一具尸体的六指上辨认出那是王佐的贴身兄弟刁辉林,铁匠出身的刁辉林曾经因打铁造鸟铳不慎把大拇指砸成两根手指。又有人从另一具尸体上找到了一把德国造手枪,枪匣上刻着“王佐用”三个小字。边界特委的人派人骑马赶到茨坪,接来王佐妻子罗夏英。通过呼天抢地的罗夏英的指认,那背着德国造手枪的尸体,正是他们要剿灭的王佐,他们这才放下了心。(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