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永新
来源: 家在永新 2017-09-08 08:54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有人说,家乡是梦里牵挂着的地方。也有人说,人一旦离开家便会生出故乡情结来,越远越浓,愈久愈烈。我想我就是这样。

有人说,家乡是梦里牵挂着的地方。也有人说,人一旦离开家便会生出故乡情结来,越远越浓,愈久愈烈。我想我就是这样。

永新位于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部,扼吴楚之咽喉,控赣湘之要冲, 集山、水、林、瀑、洞等为一体,融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于一身,从千年古刹、百年古祠到现代化的道路和高楼,无处不在彰显它的历史发展脉络。对于这个从小生长的地方,我不得不由衷地想用文字来赞美她。

永新的山:风光旖旎,人文厚重

永新的地形是以山地、丘陵为主,地势边缘高耸,中部低缓。

位于永新西北边陲的禾山为永新第一高山,唐时与青原、匡庐齐名,主峰海拔1391米,峰顶怪石嶙峋,瀑布流泉。

禾山山上有石崖刻有“龙溪”二字,为唐书法家颜真卿手迹。山脚下的甘露寺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为江南名刹之一,唐宰相牛僧儒、宋宰相刘沆均曾读书于此。

说到永新的山,最有名气的莫过了高士山了,它在永新东南方向,是一座集道、佛、儒三教合一的千年名山。

高士山山顶的“高士坛庵”、“万寿宫”建筑气势恢宏,朝拜者络绎不绝。北宋著名诗人黄庭坚在此留下过“山以高而秀,名因士乃传”的诗句,这也是高士山山名的由来。

高士山素有“天然氧吧”之美誉, 是湘赣周边县市群众观光揽胜的理想之地。这里景点众多,环境幽静,上山远眺,令人心旷神怡。

永新北片区的虚皇山虽比不上禾山、高士山的雄峻和秀美,却也是山峦青翠,风光宜人之地。

虚皇山得名于山上庙里供奉的神灵菩萨襄阳王,襄王爷曾称虚皇帝,故将虚皇庙所在的山叫虚皇山。

虚皇庙虽简陋,却引得周边不少信男信女前来上香进供。传说古庙原址有块大石板出盐粒,后因一位前来朝拜的妇女坐在上面系脚带而亵渎了这块“盐石”从此不再出盐。

笔者在山脚下的莲洲中学(原杨桥中学)上学那会儿,经常登此山。沿途可见溪水潺湲,山顶视野开阔,天朗气清时,可以望到远处的禾水河河蜿蜒曲折向东奔去。

永新象形的桃花山风景优美、物产丰富,其中的瓷土更是闻名遐迩,不过笔者去的时候,那里的人家已经很少了。

县城南侧的南华山保持了原始古朴的自然风光,有“南华天秀”之美称。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千年银杏树,更有气势磅礴的瀑布。

有山无洞似乎少了几分韵味,卧于县城东面梅田山底的梅田洞凸显出几分神秘色彩。走进洞穴,石像千姿百态、栩栩如生,耳畔不时还传来岩缝清泉落地声响,如此美景让人流连忘返。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永新群山连绵起伏,加上富有诗意的河流环抱相合,构成了一副绚丽多彩的山水画卷。

永新的水:潺潺家乡水,养育一方人

说完永新的山那就来说说永新的水吧。说到永新的水,碧波崖是绕不过的一张名片。碧波岩位于石桥镇的盐石之南麓,水从五十多米高的悬崖奔泻而下,形成碧波飘渺之美景。

远看碧波崖,瀑布如帘,不禁让人联想到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走近碧波崖,溅珠如雨,水花随风飘拂,凉爽宜人。

碧波崖是永新重要的山水胜地,这里山峦青翠,峭石峻壁。瀑布凿出的潭水更是碧绿如玉,清澈见底。古代文人骚客在此作诗记游者甚众。

笔者第一次接触碧波崖时还是一名小学生,那时候去碧波崖人还不多,现如今每年都有大量的游客前往观景。

禾水河发源于武功山南麓和井冈山黄洋界,一路聚水汇流,穿山过坳,到永新县城时,已是数十至上百米之宽的大江了。

禾水河是永新的母亲河,同时她也是一条英雄的河流。1927年9月的一天,禾水河以她宽广的胸怀接纳了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红军将士们在禾水河畔的三湾进行了整编,并规定了铁的纪律,从而使得中国革命一步步走向成功。

时至今日我还经常伫立在禾水河畔,张耳聆听,似乎依稀还能听见红军嘹亮的军号声。

永新的河道以禾水为主轴,其余的河流大都从南或从北向中部汇集,最终流入禾水河。

禾水水系中芦溪河是我最熟悉的一条河。芦溪河水浅而多砾石,沿途建有小坝,村民们洗衣浆被、淘米洗菜等都离不开它。笔者入读芦溪中学那时,也是用河里的水洗脸、刷牙、蒸饭的,且前几代人芦中学子都是如此。

记忆中有这么一副画面难以忘怀:夏日的傍晚,村里炊烟腾起,三两小孩脱个精光,“扑哧”一声跳入芦溪河中一起嬉戏,这清澈的河水成了他们欢快的乐园。

永新的天然湖泊不多,现有大点的湖泊多为修筑水库而形成的,其中比较有名的有红枫湖。红枫湖拦江筑坝呈现的“高峡出平湖”的景象在永新较为多见,笔者老家的繁荣水库也是如此。

繁荣水库波光粼粼,景色清幽,水库两边山耸崖立,林木连片。水库里的水有力地保障当地农田的灌溉,给芦溪百姓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好处。而这样的水库在永新还有丰源水库、禾山水库等好几处。

永新的人: 忠义传家,锐意进取

历史上唐代著名女歌唱家许和子,一曲高歌动天下,因许和子系永新籍人,又善“变古调为新声”,唐玄宗便将她命名为“永新”;北宋名相刘沆、元代明儒谭天如等历史名人皆祖籍永新;贺子珍和她的兄妹——贺敏学、 贺怡在大革命时期就勇敢地投身革命,英勇奋斗,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人称“贺氏三兄妹”。他们都是历史上杰出永新人的代表。

公元1277年7月,蒙古兵长驱南下,文天祥的妹夫、永新知县彭震龙联络刘、颜、张、段等8姓永新豪杰组成义军进行殊死抵抗,但最终粮尽弹绝,被困在城西的皂旗山至陂下的渡口峡谷中,刘、颜、张、段等八姓豪杰及其族3000余人拒不投降,最后集体沉潭。

青山低头,河水呜咽,永新人此等“忠义”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写了下光辉的一页。

历史进入到近代,永新儿女身上再次呈现一腔忠烈的英雄气概。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仅30万人口的永新县,就有10万人参加了红军和支援革命战争等工作。红军长征出发时,中央红军的8万将士中永新籍的就有1万多人,其中有8000永新儿女血洒长征路。在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上,每三公里就有2名永新籍红军战士倒下,新中国成立后,郭沫若曾诗赞永新儿女是“长征逾万参加者,烈士八千磊落才”。

现在说的永新人,当然是永新县辖区内的人,但历史上莲花部分、井冈山大部分、以及吉安县的天河都曾属永新管辖。所以这些地方也通用永新话。

永新话在中国语言划分上属赣语吉茶片方言,受湘语,客家话影响较深,它使用的历史比较悠久,所以至今古韵犹存。

由于地理上的原因,导致永新话很特别,不是当地的人,不容易听懂,所以当你我身处异乡时,听到“古拉”之音,能让我们迅速找到归宿。

改革开放的今天,一大群永新青年在全国各地经济建设的舞台上,用青春演绎着无限多彩的人生。他们背井离乡,虽然祸福难料,但真真实实地推动这个国家在前进。他们辛勤劳着,勤俭节约,一笔一笔钱寄回家,改变着家乡落后的面貌。

笔者在外看到的这群永新人,他们仍然把“忠义”放在做人做事的首位,团结互助,守信负责,有时仅仅凭着一口乡音,就能给陷于困难中的老乡无限的支持。

我们要向每一个在外务工奋斗的永新人致敬!

永新的文化:崇文重教,红色传承

永新从三国时期建县以来,一直是是湘赣边界重要的城镇,一千多年来永新人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文化。

永新独特的民俗和旖旎的自然风光也让解缙欧阳修、徐霞客、黄庭坚、文天祥、杨万里等文人骚客纷至沓来,并留下“宛宛禾川绿绕城”、“义山禾山在处在”等壮美诗篇。

作为庐陵文化重要的一部分,永新历来重视教育。在永新有“团箕晒谷也要教崽读书”的古训。现统计,有唐以来永新人中科举者7000余人,进士197人,举人603人。入仕后,身居相位者2人、尚书者2人。北宋名相刘沆、明代布衣哲学家颜钧、明末清初文学家贺贻孙等名人皆出永新。

永新还是全国著名的书法之乡,有许多重量级的书法家。在永新时时可见挥毫泼墨,处处可闻书墨飘香。

楹联是书法和对联相结合的艺术。在永新,乡村祠堂是保存楹联最多的地方,几乎每栋祠堂都题有楹联。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永新楹联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达到了新的水平,有不少楹联作者的作品还在全国性的楹联大赛中多次获得大奖。

永新的戏曲文化也同样丰富。

永新小鼓流传于民间已有270多年,曲艺魅力感人,深受当地民众喜爱,被誉为中国曲艺界“活化石”。

永新盾牌舞在永新南部诸乡流传,就艺术价值而言,它是一种集武术、杂技、舞蹈、音乐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民俗文化表演,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由于年代久远,如今通此艺的只有为数不多,年过花甲的老人。

“永新三角班”也是永新及周边地区特有的戏曲,表演时方言浓,小调传唱上口。

如今这三项曲艺文化项目都已列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永新还是全国著名的将军县,走出了王恩茂、王道邦、旷伏兆、张国华等41位共和国开国将领,并衍生了浓厚、传奇的红色文化。

在土地革命战争年代,永新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湘赣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毛泽东首先在永新的三湾对部队进行改编,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并且在龙源口大桥一带爆发过著名的龙源口大捷,粉碎了湘赣两省敌军的联合会剿,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

毛泽东也曾专门做出批示:要用大力经营永新。并多次说到“永新一县,要比一国还重要。

如今永新县境内仍保留了大量的红色革命遗迹遗址,对传承红色文化,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发展永新旅游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永新的城乡:县城框架不断拉大,城乡面貌日新月异,

永新县城整体呈U字型结构,围绕湘赣大道和禾川大街展开,依次被其他几条大路分割,每块各有特色,有的很古老,有的很现代,有的已经没落,有的开始变得繁华,……。

行走在老县城人所说的“北街”区域范围的小巷里,仿佛进入了时光隧道。位于城南中学校园内的南塔,始建于北宋,是永新县最古老的建筑。

而藏在北街更深处的萧家祠是红军时代中共湘赣省委机关驻地,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老北街另一栋有名的老建筑要算任弼时故居了。它在任弼时中学内,是一栋清末砖木结构楼房,土地革命时期任弼时同志曾在此办公并居住。

除此之外,老北街一些地方还能看到部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房子。那些建筑墙面开始发黑,透入出浓厚的历史感。

通过北街的这些老建筑可以一窥老永新城的样貌。

北街城南中学校门口到人民医院路口的街区,以前是永新县城的集贸市场,曾是永新最繁华的地方。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集贸市场搬迁以来,沿街商铺开始变得冷清,这一带迅速没落。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像北街一样古老,县城三湾公园以北,袍田新区一带,放眼望去高档次的建筑不断涌现,一幢幢住宅楼鳞次栉比。随着开发进度加快,一个环境优美、适宜人居的生态新区将逐步形成。

遥想90年代初笔者第一次来县城时,湘赣大道和禾川东大街交汇处建有一栋百货大楼。湘赣大厦那时候还是县城最高的大楼,也是县城最洋气的大厦。该建筑主体楼高四层,楼顶上立有一口大钟,四面八方都可看到,到点就响,整个县城的人都可以听到。

百货大楼和湘赣大厦在本世纪初被拆除,现已开辟为市民广场。

那年笔者在县城东郊一所小学上学,周末都会去城里,走得最多的就是东门大桥。那时候一过桥便尘土飞扬,完全乡下的感觉,现如今随着县城的扩张,这个地方逐步发展了起来,基本也被纳入到县城的范畴,而原先的东门大桥也渐以老化,它的部分通行职能开始被不远处新修的将军大桥所替代。

当年的县城东南方向以禾水河为界,往北大致到三湾公园(原禾化厂、水泥厂)附近。那时候的永新火车站还很繁忙,二机厂也是永新最重要的工业企业,这个区域虽远但勉强也能算城里。

现在的永新县城的框架逐渐拉大,基本和小屋岭开发区连成了一片,现代化的商业和公共服务在设施逐步完善,城市品位和形象逐步得到了提升,一个“宜居、宜商、宜业”城市正在形成。

与此同时,永新的美丽乡村建设也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如今穿行在永新各地的乡村,一栋一栋别墅点缀在山林田野之间。各村村头建起了小广场、小公园,老人们可以在此健身聊天,谈论的话题也越来越时髦,脸上的褶子里透出别样的幸福……。

对于出门在外的我来说,每次回家看到眼前这焕然一新的故土,感触颇多。我想,用里那段“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的句子,来诠释永新这些年的变化,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END---

作者简介:刘叶平,男,永新县芦溪乡人,2000年入读杨桥中学(永新三中前身)高中部,2006年毕业于江西九江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中文系,曾在多家媒体任职,现定居广东惠州,在一家广告公司从事文案工作。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