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情浓
青少年来到这里,身穿红军服,肩挎红军枪,体验红军急行军、反“会剿”……红军的苦与乐、军民的鱼水情,都烙印在每个培训学员的心间。袁文才的嫡孙袁建芳、李筱......

□旷胡兰

“郴衡湘赣之交,千里罗霄之腹”。位于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绵延五百多里,有着五十多座山峰。她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她的绿,绿在每一座高高低低的山,绿在每一棵大大小小的树。连绵起伏的群山,郁郁葱葱,绿涛翻滚。

每年的春夏之交,是井冈山最美丽最动人的时节。苍翠的群山,渲染着一片片的红。状如五角星的杜鹃花,一簇簇,一片片,在一个个山坡,绚烂地开着,蓬蓬勃勃,似霞,如锦。十里杜鹃长廊花开如海,蔚为壮观。山上生长着成片的天然杜鹃,树高通常四五米,甚至达七八米。猴头杜鹃、鹿角杜鹃、云锦杜鹃,各种杜鹃花争妍斗艳,椭圆或长圆形的绿色叶片,衬托着娇艳欲滴的美丽花朵。一树树、一团团,大红、粉红、紫红,开在低谷里,开在山坡上,开在云雾中,把一座座山都映红了。“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动人心魄的歌声,缥缥缈缈,缠缠绵绵,在山林间、在花丛中回荡。这杜鹃,这歌声,是当年井冈山上的红军军帽上闪耀的红五星,是夜行的红军手里高擎的火把,是井冈山人民送郎当红军时那一颗颗火红的心。

秋日的井冈山,虽没有春夏之交的明艳,却多了一份厚重与成熟。在一片片绿色之间,夹杂着枫叶的红、杉树的黄、芦花的白以及成片成片黄澄澄的金橘和黄桃。层层叠叠的高山梯田,翻涌着金黄的浪涛。丹桂、金桂、银桂树上金黄色或银白色的小花骨朵儿,深藏在茂密而油绿的树叶中,阵阵浓郁的甜香味,随着徐徐的微风,伴着挹翠湖中船桨轻柔的声响,扑鼻而来。

冬季,井冈山变得静谧晶莹。苍幽的山林,似乎在冬风冬雨和冬雪中蓄积着能量。大雪来时,井冈山银装素裹。厚厚的积雪,覆盖在山坡上、房子上、树枝上,沉甸甸的。积雪压弯了树枝,偶有一阵风吹起,雪便簌簌往下落。树枝或房檐下,一根根冰凌,晶莹剔透。绝美的雾凇奇观,也常在冬日的井冈山出现。此时,井冈山便成了摄影人的绝好去处。

1927年的秋天,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的队伍来到井冈山,创建了中国第一个红色根据地。后来,与朱德等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部队会师,组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这支英雄的队伍,在井冈山燃起了星星之火,为中国革命的胜利播下了火种。

多少革命志士,把满腔的热血洒在了井冈山的土地上,洒在了井冈山的山林中。他们的鲜血,浸绿了满坡的山林,染红了满山的杜鹃。淳朴善良的井冈山人民,与红军战士心连着心、肩并着肩,在一场又一场浴血奋战中,在日复一日的艰苦斗争中,谱写了一曲曲感天动地的革命颂歌。

井冈山上第一个红军女战士贺子珍和她的兄妹,井冈山上的绿林好汉袁文才、王佐,还有无数个有名字的或者连名字都未曾留下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在连天的烽火中坚守,在血雨腥风中战斗。倒下的,是血肉的身躯;立起的,是永远的红旗!

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的石壁上,镌刻着一万五千多名革命烈士的英名。然而,实际上却有近五万名烈士长眠在这里,他们为着祖国的前途,为着民族的命运,为着亿万苦难大众能够获得新生,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捐献了年轻的身躯。

“啊呀嘞,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嘞,小心路上就有石头,碰到阿哥的脚趾头,疼在老妹的心里头。”凄美缠绵的井冈山民歌,多少次打动我的心,也打动无数个来到井冈山追寻先辈足迹的游人的心。

黄洋界的炮台、八角楼的灯光,见证了那一场又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曾被烈士鲜血染红的茅坪河的水,小井红军医院旧址旁掩埋的尸骨,述说着无数红军战士为民族解放作出的巨大牺牲;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那一件件珍贵的文物,那一场场震撼人心的声、光、电的交响,抒写着革命先辈艰苦奋斗、勇于胜利的井冈山精神。

“红米饭,南瓜汤。秋茄子,味道香”,不正是革命前辈艰苦奋斗的最好诠释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生动写照吗?如今,这些带着泥土清香的井冈山特产,也带给我们别样的美的感受。

一年,又一年。井冈山,以红绿相映的美景,以博大的胸襟,召唤着我们。一代,又一代。井冈大地的儿女,以满腔赤诚的情怀,在井冈山精神的熏陶中,成长,奋进。

2017年春,一个振奋人心的季节。这片为中国革命作出过巨大牺牲、承受过众多苦难、承载着无限荣光的土地,迎来了全国率先脱贫的喜人开局。摘掉了贫穷的帽子,像春天的万物,焕发出勃勃生机,井冈山人民和着春天的节律,踏上了奔小康的新征程。

“杜鹃绽放,幸福井冈!”杜鹃花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举办。在这个节日里,井冈山人民急切地喊出了自己心中最想喊出的声音。

“扶贫的路上,不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不丢下一个贫困群众。”2016年雪花飞舞的早春,习总书记来到井冈山,走进贫穷山村的贫困人家。井冈山人民把这一份温暖,化作无穷的智慧和力量。种植业、养殖业、旅游业、产业合作社、教育爱心基金、村邮乐购、农村E邮……蓬蓬勃勃。

早年入赘到偏僻贫穷的神山村的张成德,于2016年初春时节,在自家大门上挂出了“成德农家宴”招牌。游客一拨拨地来,那山林里放养的鸡鸭、自种的菜蔬、自制的黄米果,味儿香香又甜甜。家中有了从未有过的可观收入,多年来因贫穷无力回老家的张成德,于2017年春节前,回到久别的四川老家,看望经年未见面的亲人,也把井冈山、把自己家中的好消息,带给了老家的亲人。夫妻俩说着这些的时候,脸上现出的,是满满的幸福和自信。

在神山村,从村民们的言谈举止中,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欢乐与祥和,感受到他们对美好未来的信心。村里红军后代左秀发家,门前的糍粑制作体验和竹木工艺品销售处,都挤满了游人。左秀发的儿子媳妇里里外外忙着,应接不暇,他家去年这两项收入已超过10万元。

行走在整洁平坦的环村公路,看着络绎不绝、兴致盎然的游人,望着一栋栋白墙青瓦、墙面装饰红色线条的客家民居,再放眼村前村后山岭上那一排排翠绿的黄桃和茶树,我不禁想起村子两年前的贫穷和萧索。这变化,源自党和政府的关心与扶持,源自神山村村民的自立和进取。

整齐漂亮的白房子,平坦坚硬的进村路,苍翠繁茂的茶园、果园、竹林,开着各色花儿的树木,在我们走过的一个又一个村庄,在井冈山的角角落落,都是如此的令人惊叹,令人动容。

清一色灰墙灰瓦、雕栏秀窗的“山地人家”,在井冈山众多白色客家民居中,显示出独有的端庄和典雅。这是一处深山移民的搬迁聚居地。整齐雅致的设计规划,房前屋后婉约灵动的小桥流水、花坛草坪,餐桌上散发着浓郁地方风味的点心和菜肴,让人心生怀疑:这是井冈山深处的山乡人家吗?定定神,再揉揉眼,哦,山地人家,这是井冈山的新型农村啊!山地人家毗邻八角楼,常年沐浴八角楼的灯光和温暖,村里人的日子很是红火。

坝上村,井冈山斗争时期的重要人物袁文才、李筱甫的出生地。如今,这里已有宽阔整洁的村道、别致的竹篱与廊桥。那干净平整的河滩、雅致的竹筒清泉以及户户门前的簇簇花香,无不给人清新舒爽之感。村墙上镶嵌的一颗颗红五星、一支支耀眼的火炬,把人们带回到那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

秋收起义部队转兵井冈山的危难时刻,袁文才以非凡的胆识,洞开寨门,迎接工农革命军。因为脚伤,毛泽东同志住在村里治疗。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成长为朱、毛红军“总管家”的革命烈士李筱甫,给予了毛委员悉心的照顾。毛委员离开村子时,他又将自己家中的一匹白马相送,还拿出家中不少银元和粮油赠送给工农革命军。这匹白马,陪着毛委员,走过多少征途,经历过多少战场,已是无法计算。

这里也是革命烈士聂槐妆的牺牲地。1929年,想尽办法巧妙为红军送盐的妇女委员聂槐妆不幸被敌人抓住。年仅21岁的她,面对敌人火烧双乳的严刑折磨,坚贞不屈,最后被敌人残忍杀害在村子的小河边,鲜血染红了河水。

村前的步云山上,当年红军练兵的飒飒声响,似乎还在耳旁回响。青少年来到这里,身穿红军服,肩挎红军枪,体验红军急行军、反“会剿”……红军的苦与乐、军民的鱼水情,都烙印在每个培训学员的心间。

革命者的气节和鲜血,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也将哺育每一个华夏子孙。红色传统体验基地的开发,亦如长流的水,为这片土地的兴旺与繁荣注入源源活力。

昔日偏僻贫穷的小山村,现在已成为全国率先脱贫的典范。袁文才的嫡孙袁建芳、李筱甫的嫡孙李祖芳,亦在井冈山斗争史与井冈山精神的宣讲事业中,实现了人生价值的提升。

90载春夏秋冬,90年的沉重和沧桑。长风浩浩,岁月汤汤。无论是风雷激荡,还是春风盈怀,总有一面旗帜,在井冈山巅,高高飘扬!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