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委员吃荷包蛋

15

云汉堂旧居  

□钟庄炎

1929年2月20日,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四军,来到青原区东固螺坑村,与东固地方武装红二、四团胜利会师。当天,毛泽东、贺子珍被安排住在螺坑江背村的杨仿仙家里。

杨仿仙是一位穷教员,知识渊博、通情达理,人称“老仿师老”。他对毛委员和朱毛红军早有耳闻,对毛委员的雄才大略深感佩服。如今,敬仰已久的毛委员居然在自己家里住下来,这真是天缘巧合、三生有幸。杨仿仙和妻子满心欢喜地洗涤打扫,忙个不停。

由于工作太忙,毛委员和贺子珍把行李安顿下来以后,又风风火火地赶往河对面的云汉堂去了,直至吃晚饭时才回来。他们见堂屋里唯一的一张八仙桌旁,坐满了正在吃饭的警卫排战士,没有空座位了。战士们赶忙起身让座,毛委员急忙安定他们坐下吃饭。他和贺子珍拿碗打了饭菜,走进隔壁的厨房。见厨房里也没有饭桌,毛委员利索地将一个谷箩放在地上,在灶台上拿起一个大锅盖压在谷箩上权当饭桌。又在灶门口拿了两只烧火凳,与贺子珍对面坐下准备吃饭。

这时,房东杨仿仙走进厨房,见此情景,满脸羞惭地说:“毛委员,实在对不起,老夫家道贫寒,就一张饭桌,待我去向邻居借一张来。”

毛委员风趣地说:“你看,这张从灶王爷那里借来的圆桌不是很好吗?”说完,正欲勾头扒饭。

“等等!”杨仿仙一边急切地说,一边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蛋,分别放在两人面前说:“先把鸡蛋吃了。”

毛委员定睛一看,每个碗里有三个荷包蛋,面前这碗还放了他最喜欢吃的辣椒末,一股浓香扑鼻而来,撩人食欲。

原来,杨仿仙见毛委员由于营养不良,操劳过度,面黄肌瘦。他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却无奈自己家里穷,拿不出好东西来款待他们,好在家里还有一只生蛋的鸡婆。于是他与妻子商量好,今天晚上先煎几个荷包蛋给他们吃,明天再把鸡婆杀了炖汤给他们吃。刚才他妻子把鸡蛋煎好后,杨仿仙知道毛委员喜欢吃辣椒,就在其中一碗撒了红辣椒末。

毛委员见了荷包蛋,皱了皱眉,为难地说:“这怎么行呢?老仿师老,你对我们的深情厚意我们领了,可是红军官兵一致,不能搞特殊化。再说,你们家境贫困,省吃俭用,这鸡蛋是你们舍不得吃,留下来招待客人的,请端回去自己吃吧。”

杨仿仙听了,着急地说:“毛委员,你们从井冈山来到这里,既是远客又是生客。生客进门吃荷包蛋,是我地的风俗,请你们尊重这一风俗。”

毛委员说:“我们一来到这里,就有一种回到了家里的感觉。这里是我们的新家,见了你们就像见到了亲人,一点也不陌生。我们和你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所以我们不是生客,理应免吃荷包蛋。”

杨仿仙没料到被毛委员“将了一军”,正在为难之际,突然灵机一动说:“毛委员,不管怎么说,你当过我们杨家的女婿,你今天第一次来到我家,就是生姑丈进门。生姑丈进门吃荷包蛋也是我们的习俗。你们理应入乡随俗,趁热吃了荷包蛋。”

杨仿仙的话又把毛委员给“将”住了。他无可奈何地说:“真是盛情难却,盛情难却。”这时,通讯员前来报告说,红二、四团的干部要毛委员去云汉堂商量后天开胜利会师联欢大会的事。毛委员便对贺子珍说:“子珍,不要为难老仿师老了,快吃了吧。”说罢,两人快速地把鸡蛋吃完,又吃了些饭菜便赶往云汉堂。杨仿仙开心地笑了。

翌日,在云汉堂召开的两军军官会议上,毛泽东首先为昨晚吃老百姓鸡蛋一事作了检讨。这真是:

红军中官兵伕薪饷穿吃一样,白军里将校尉起居饮食不同。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