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城市的黄昏,屋顶的上空没有炊烟。没有炊烟的城市,并不是城里人就不食人间烟火。

城市的黄昏,屋顶的上空没有炊烟。没有炊烟的城市,并不是城里人就不食人间烟火。那些被粉妆的高墙,就像一块块五颜六色的布,但它成不了风景,只是一种象征。没有炊烟的城市,却有着琳琅满目的餐馆,更有意思的是,不少餐馆还取了富有诗意的名字。

黄昏的城市,街道两旁停满了小车,宛如一只只小小的蓬船停靠河岸边做暂时的栖息,等待着天亮起程。

行走在黄昏,我的记忆勾勒出另一幅图景:热闹的田野开始趋向安静,欢唱的打谷机停止了歌声,弓着背的身影也立起来了,他们挑着稻谷走在纵横交错的田埂上。老黄牛被小孩牵引着走在回栏的路上,小孩的身后还有一只小牛。小牛也许不知道,牵着它的小孩也许有一天会长上腾飞的翅膀飞出乡村,落栖在城市,只是它将来长大了,还要走着老黄牛同样的路,它的命运似乎永远是与泥土连在一起,与乡村连在一起。

田野上那些忙碌的身影渐渐地隐没,天地间一切影子都在夕阳下山的时候隐去。天空有一群鸟飞过,早晨的时候,它们从村头的那棵老樟树里飞出,这时也该是它们飞回来的时候。世间有多少人,如鸟展着羽翼在空中飞翔,他们飞入一座座城市,脚走出了乡村,心还在恋着。因为有一种东西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那些乡村山水滋养成的血,无论你身居何处,永远在你的心里沸腾。恋乡的情结就是从血脉里滋生出来的。

夕阳里,晒谷坪上有人在收黄澄澄的谷子,我曾经也在这里忙碌过。这个季节里,当太阳落山的时候,一家人总要将翻晒一天的谷子收入谷仓中。晒去水分的谷子,很香很香。在稻谷香中,母亲摇着风车,我用畚箕将谷粒倒入风车中,那些壮实的谷子就从中仓中落入箩筐。那金黄的稻谷装满箩筐,尽管母亲流着大汗,可脸上还是微笑的,因为这就是希望。

乡村的上空一缕又一缕的青烟在袅袅地升起,那该是村人在做晚饭了。这个时候,母亲在厨房做晚饭,父亲则在牛栏前喂猪,或是给牛栏下草。那些草被太阳烘烤得暖烘烘的,老黄牛赶进栏里的时候,就能在里面安稳地睡觉。热天的时候,牛栏里蚊子很多,父亲就会卷一小捆干的枯草,我在屋前或是屋后用镰刀割上一些湿草盖在上面,然后压上砖头,用火柴点燃干草,这样就不会有明火,烟弥漫整个牛栏,蚊子也就驱赶走了。方法土是土了点,可是还蛮管用。

屋顶的青烟散去的时候,村头的老樟树底下就会有很多的人在那儿家长里短地聊着。老汉的嘴里刁着旱烟在一明一灭,时光便在燃着的旱烟里渐渐逝去。人群散去后,乡村的灯光也渐渐一盏一盏地熄灭了,整个小山村便睡着了。

今日我在黄昏城市的一角,却想起了乡村的黄昏。

看着黄昏中的城市,念着乡村的黄昏,才发觉城市的黄昏是欲望的开始,而乡村的黄昏,是诗。

时光是长着脚的啊,哒哒地往前走。

感念间,太阳下山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山还是先前的山,云还是原先的云,刚才只是夕阳给它们着上了颜色,添上了布景而已。想来,人生路上,风雨坎坷也都是时光给你着上的色彩,到最后依然你还是你,山回归山,云下着雨,稻谷抽穗……尘归尘,土归土,自自然然没有什么两样。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