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前燕
说也奇怪,开春以后,入驻老宅的“燕窝”可是比往年多了好几处。以往只有两窝,居于大厅正梁的一左一右。

       

◆陈小丽

说也奇怪,开春以后,入驻老宅的“燕窝”可是比往年多了好几处。以往只有两窝,居于大厅正梁的一左一右。今年至少有六七窝,大厅、偏厅的梁上都筑满了鸟巢。立夏之后,仍有新住户不断入住,四处漏风的土坯房,倒是越来越热闹了。夫君调侃道,村里新房陆续都建起来了,燕子恋旧,只好扎堆往村里这唯一的老屋凑了。

鸟窝多了,鸟粪自然也不少,掉在地上,白白的好多团,日久也就形成了好几处印痕。两岁稚子,少见世事,仰着脑袋,好奇地看着燕子飞进飞出,冷不丁一泡鸟粪掉落身上,也不知躲避,跳着脚要我们抓一只燕子来玩玩。

鸟粪一多,留守乡下老家的家公每天清扫的次数也就多了,有人建议把鸟窝都捅下来,省得天天扫,麻烦。家公慌忙阻止道,“不可捅!老辈人说,捅了燕子窝,下辈子没房子住的。不就是多扫几次地么?没事!”

捅鸟窝与下辈子住房,这显然没有科学关联的。家公显然也不懂得如何用科学来解释老辈人传下来的诫语,但他知道来者皆是客,要与之为善。虽然这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信仰,却是世代相传的最淳朴的习惯。

燕子在梁上栖,我们在地上住。年年,月月,已然成为一家。彼此之间,相安无事。

去年暑假,暑气十足,高温不退。远在汕头的大姐夫回家了。周末时候,全家齐回到乡下老宅,杀鸡整鸭,捞鱼择菜,忙得不亦乐乎。不一会,荤的素的腊的卤的,红的黄的白的绿的,色香味齐全,摆满一大桌。席间觥筹交错,天南地北,好不畅快。

家公、家婆看着汗流浃背的一桌子人,将挂在房顶的吊扇开到了最大码,还抱出两部落地扇,三面齐吹以降暑。

满桌正是酣畅之际,忽听一物从头顶“扑”地跌落。循声而去,一只燕子摔落在地,声息已弱。许是它准备外出觅食,却无意撞在了正在高速旋转的吊扇叶子,受伤过重,无以回天。

时间顿凝,默然。摔落于地的不知是鸟爸还是鸟妈,梁上挤着挨着的幼燕子们,不知情地仍蜷在窝里,伸长个脖子“叽叽叽”地闹着喊饿。许是听了孩子们的叫声,受伤的燕子努力地挣扎着,想扑腾起翅膀,终是无力,趴在地上喘着长长的气,那黑豆式小而亮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光亮,沉重的眼皮彻底掩盖了满眼的期待与不甘心。女儿含着泪在外挖了个小坑,小心地捧着它放了进去,还为它立了块墓碑,碑上写着:燕子之墓。

自此以后,大家心照不宣地不再触碰顶上吊扇,即便是在最热的大暑天,实在扛不住偶尔开个最小档,看着叶扇缓缓地转动,享受那一丝丝的凉意。

“归燕识故巢,旧人看新历。”年历再翻,待到明年花开时,故地新景新模样:老宅覆于尘土,新房拔地而起。但愿旧燕归来,依然还能循着故巢路,恋上故地新住所,依然还是你站梁上秀恩爱,我窝躺椅听呢喃!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