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擎昊:既是全省种粮大户 又是根雕艺术家
汪擎昊家在永新县龙门镇黄岗偏僻的小山村,正值收稻谷时机,笔者拜访了这位双重身份新型农民。

     

汪擎昊把根雕艺术传授给新一代

     

钻研袁隆平的水稻杂交技术,实施优种良法

     

红色根雕艺术品销往井冈山旅游市场  

■刘志宏 图/文

“我是农民的儿子,从小有两大理想,一是当名根雕艺术家,把山村的烂树根雕成艺术珍品;二是实现农业机械化种田,改变祖祖辈手种脚耘的艰辛苦劳。沿着这两个理想,我奋斗了20多年……”如今,汪擎昊农闲雕刻一棵烂树朽根成艺术珍品,卖出去要挣好几万元。他曾经三次受邀参加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产品吸引众多客商的眼球,备受参会者好评,还多次参加省、市艺术作品展并获奖,尤其是他把爱好转化为致富产业,创办雕刻艺术有限公司,在永新县城设有产供销一体的店面,生意兴隆。如今该县成立根雕艺术协会,会员均提议他当协会主席,他真正成为了一名根雕艺术大师。

更让人意想不到:汪擎昊还承包六百多亩农田,耕田、插秧、收割都是自己一手操着机械耕作,被省政府授予“全省种粮大户”的称号。他走出了一条“农闲把烂树根雕成艺术珍品,农忙机械化耕作六百亩稻田”的奔小康路,铺就出双重身份致富的两条金光道,成为了勤劳致富的领头雁,被人们亲切叫做“双重身份的新型农民艺术家”。

汪擎昊家在永新县龙门镇黄岗偏僻的小山村,正值收稻谷时机,笔者拜访了这位双重身份新型农民。

立志实现家乡的农业机械化大规模承包“死田”变高产

远远就见小山村有个大晒谷场,几个留守老人和妇女正忙碌着晒开刚从稻田里收割的万斤湿谷。一问便知这就是“种粮大户”汪擎昊晒的谷,他们是请来帮忙晒谷的临时工。一位晒谷老人热情地介绍:村里的青壮劳动力均在外面打工,留守的只有老人和带孩子的妇女,以前好多土地闲置没人种了,荒芜起来。汪擎昊真是大好人,看到荒田现象很不舒服,便承包起来种植。

汪擎昊敏锐地感到:在他的小山村里,实现农业机械化理想的机遇来了!琢磨着先把远离村庄、偏僻山沟、荒芜瘦脊的“死山田”便宜承包,然后,从外面务工农户的手里流转出荒芜不种、管理不善、常年歉收的稻田承包,搞农业机械化耕作,统一打造成高产粮田,大规模种田,提高稻田产量,成为致富产业。

随后,汪擎昊把做根雕挣的几十万元,全部投资在购买耕田机、插秧机、收割机等农业机械,先是请来师傅边耕作边学习操作,逐步学会了耕田、插秧、收割等机械化操作过程,如今自己一手能操作机械耕种。

“突突突”的声音在田野上回荡,远远望见汪擎昊正娴熟地驾驶着大型收割机,像织布一样在稻浪中往来穿梭……走近田间,只见金灿灿的稻谷颗颗饱满,稻谷哗哗地从机器仓中流入农用运输车斗,割稻、脱粒、稻谷入袋一气呵成,一派喜人的丰收景象。不到一小时,几亩稻田就收获完成。

累得满头大汗的汪擎昊走下收割机,热情介绍:今年承包了近五百亩稻田,早晚两季种植水稻加合起来达千亩面积。2011年,成立了禾丰水稻专业合作社,逐步实现生产规模化、品种优质化、作业机械化。同时,努力钻研袁隆平的水稻杂交技术,实施优种良法,“统一供种、统一供药、统一供肥、统一防治”的农业技术,将成为新一代的“机农结合型”新型农民。田间用药、管水等聘请本村留守老人和妇女监管,使粮食安全生产得到保证。如今山沟里“死田”产量一亩也能产1100多斤,承包五百亩稻田都实行农业机械化,不到一周就能全部颗粒归仓。今年风调雨顺,长势喜人,又是一个丰收年,预计今年一季稻有望收获稻谷75万斤!

这真是“不一样”的种田人,一心痴迷根雕艺术的汪擎昊转身一变,成为名闻遐迩的全省种粮大户,走上了粮食规模生产、科技致富之路。

化腐朽为神奇的根雕艺术家农闲把烂树根雕成艺术珍品

巍巍禾山,古木参天,怪石嶙峋,纵横千里。龙门镇黄岗村就在禾山脚下,数十户人家,终年辛苦劳作默默无闻。汪擎昊祖辈是古徽州汪氏木雕世家迁徒到该村。他和别的农民一样,一年四季辛勤耕作于山间田野,春种秋收。但他身上潜藏着与一般人不同的艺术才情,从小目睹爷爷从事雕刻,被各色各样精美木雕产品熏陶,自身所具备的艺术潜质,对大自然的感悟,尤其他常年与山峦松涛为伴,和青山绿水共语,得山水之灵气,经千锤百炼,终于闪耀出夺目的光彩艺术珍品!

收割完稻子后,笔者跟随汪擎昊到了他家,房间内摆放各式各样的根雕,让人目不暇接,有各显神通的八仙、有整天张着嘴笑乐不停的弥勒佛、有孔雀开屏炫耀的美丽、有仙女跳舞妩媚多姿、还有栩栩如生的各种动物……造型独特、形态各异的根艺,让人流连忘返。

天然的树根疙瘩,自然的木质纹理,经过汪擎昊发挥智慧和想象,对不同树根的艺术造型,进行外形的加工、修饰、点缀,变废为宝,做成实用、装饰、收藏的特殊艺术产品,看起来活灵活现,有一种浑然天成、古朴自然的美丽,给人心灵上美的感受!房内摆放上档次的根雕,彰显出主人的气质与优雅。

热情好客的汪擎昊邀我们在根雕茶桌旁品茶,讲起他制作根雕艺术生涯。

12岁时的一天,他在自家院子里劈柴,一个柴疙瘩怎么也劈不开,拿起那个柴疙瘩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有点像个什么,挺有意思。于是就拿在手里反复琢磨,又用刀子雕刻了一番,虽说不上是什么形状,却颇像一件艺术品,这便是汪擎昊的第一件根雕作品。也许是偶然机缘,也许是祖辈遗传基因,他开始对根雕艺术着迷,看见个柴堆就琢磨。起初父母对此不能理解,天天摆弄柴堆有什么用啊?有时他在外边收集的树根,被父母当柴烧掉,而他却始终痴心不改。做完农活,一有闲暇就干起根雕活来。开始不会用电动机打磨机打磨抛光,全是用锉刀、砂布打磨抛光,柴堆根杈很多,打磨起来十分费劲,不知磨掉了多少砂布。后来看到一本书,方知搞根雕有好多种工具。可家里没钱,只能买来几把锉刀和一把小锯,算是有了两样最简单的工具了。从此,他魂附树根,并放言道:可以三月不知肉味,不可一日无根堆玩。

那时家家户户是烧柴的年代,上山打柴时,常遇到各种各样的腐树烂根:楮木、杜鹃、黄荆条……那些烂树腐根在很多人眼里当烧柴都不讨人喜欢,但在他眼里却是一条“巨龙”,或一只“雄鹰”!他要把世间最寻常、最卑贱、最粗陋的柴桩雕成艺术精品。他说,对树根雕刻创作,要顺应它本身的生长气势,尽量做最小的改动,有时甚至不做改动,所谓“三分人工,七分天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他常日夜盯着树根,花上好几天的时间琢磨,把树根刻成什么造型最合适。汪擎昊介绍说:很多树根虽然形象,但还不够美,需要进一步加工,精雕细作,还要削皮、打磨、水煮、消毒,每一个步骤都要付出艰辛的劳作。他常伴青灯烛影,昼思夜想,如痴如醉,凿出了一具浮雕,做出了一套根雕家具,他便感觉是通向艺术宫殿!

为了提高根雕加工技能,汪擎昊多次拜师根雕名师,如何把丑陋的根完美“变形”,如何把看似腐朽的树根化为神奇的艺术精品?他购买大量的根雕书籍,晚上回家一坐就是十个小时钻研,开阔眼界,提升技艺术,超越自我!他深知要出高超绝品在于采集奇根异桩。

接下来他跋山涉水,盘行于禾山之颠的丛林,搜寻石崖上雷击过的树根,或悬崖绝壁上树根扎不进去形成的疙瘩,千姿百态、绰约多姿,这种根造型复杂,可塑性强,易雕出鬼斧神工绝品,可称天下一绝,深得名人雅士的喜爱,是收藏界的新宠。

功夫不负有心人,汪擎昊通过20多年来的研究和经验累积、雕刻实践,其雕刻的产品造型精美、形神兼备。根雕产品慢慢走向市场,销往永新周边县市及井冈山旅游市场并远销广东、福建等地。

为扩大规模,对接沿海地区,把兴趣爱好转化为致富产业,2016年9月,汪擎昊创办雕刻有限公司,把根雕做成集实用、装饰、收藏价值于一体的特殊艺术品。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