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吉安的“一带一路”
有人认为地处内陆的吉安,既不在大西北,也不临东南沿海,无论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还是“海上丝绸之路”,似乎吉安都不搭界。

     

万安天龙山上通遂川达粤川古商道之驿道

     

万安天缘山通粤地古驿道

     

万安五里隘通兴国达闽粤之古驿道

     

万安夏坪赣江明代古码头      

有人认为地处内陆的吉安,既不在大西北,也不临东南沿海,无论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还是“海上丝绸之路”,似乎吉安都不搭界。这种观点其实是错误的,因为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对吉安有过重大影响,而且历史上,吉安还有自己的“一带一路”,这“一带一路”还真的与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很有关系。吉安为谋求发展,曾千方百计挤进“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为此谋得许多经济信息和发展机遇,吉安的许多产品凭藉这“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历史上,吉安在唐代以后的发展和繁荣,得益于身边的这条“一带一路”与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联接。

对历史的认知,我们应有古老而全新的观念,就是“回到事物发生的那个时代去”。清代以前数千年,中国大地没有飞机、火车与汽车,交通与物流,靠的是水上舟船、陆上车马。据史观之,古代的吉安地理位置很好,并不闭塞,因为它水陆交通很发达,而且都在国家交通大动脉上。

古代,赣江既是江西经济与人文的重要资源,又是南北交联的重要纽带,而庐陵,就是它之间的明珠。赣江系粤北赣南山区水源形成的章水贡河的汇合体,它,上与粤地岭南山水相连,赣州(古称虔州)之下经十八险滩,从南向北流经吉安地域,汇入鄱阳湖和长江,通往海洋,构成一条长长的人文与经济带,而且历史久长。据考察,广东东北部从始兴、南雄一线与江西赣南之间有谷地和山口相连,可通赣江上游,在四五千年前,岭南和赣江流域就有过人员直接或间接的交往。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朝廷多次发兵征伐、输送中原人口开发岭南等地区,南行是从汉江、长江进入赣江,翻过大庾岭横浦关(今梅岭),到达南雄的浈水,经韶关汇武水入北江,连通珠江,可达海边。隋朝修通的京杭大运河,带动连通岭南的赣江水运大繁荣。至唐代,岭南由于海路世界贸易的发展,广州已成为全国对外贸易的大都会和重要港口,与中原经济交往大大增加。为繁荣经贸,加大岭南与内地各种联系,唐玄宗开元四年(716年),时任左拾遗、内供奉官的张九龄奉旨督工开凿梅岭驿道。唐德宗贞元初(785年)虔州(今赣州)剌史路应又炸石除礁疏浚赣江航道,至此,以长安为中心通往全国的四条干线驿道更为通畅。

其东路是:长安—洛阳—汴(今河南开封)—宋(今河南商邱)—徐州—寿县—丹阳—九江—南昌—吉安—万安—赣州—南康—大余—横浦关(梅岭)入岭南;另一条沿赣江而上至万安造口—赣县—南康—过洋山—九凝山,连通长安—长沙—广西的南路干线(亦为驿道)。在万安还有陆路古道,是舟船行至万安武朔(术)上岸,经黄塘(今宝山乡)至兴国经瑞金进入福建,吉水、泰和、永

丰等县也有古道通往闽粤。吉

安更重视发展顺赣

江走下水的交通,因为赣江汇入鄱阳湖,进长江,可以直接进入大运河、江淮、江浙和福建(鄱阳湖连通饶河、抚河等水,溯上与闽地相连),接通海上丝绸之路走向世界。

另一条吉安的“陆上经济之路”,是南接闽粤、北通湘鄂川陕的古商道。有的称其为茶马古道、川盐古道,亦即岭南通往中原地区的“西京古道”、乐宜古道(湘地宜章郴州至广东乐昌,东汉建武二年修通)。从江西吉安数县,如泰和遂川万安安福等县,均有古道进入广东乐昌、湖南桂东县汝城等县,登上走南闯北的古商道。庐陵吉安进入广东湖南以陆路为主,湘赣边的罗霄山脉、武功山、万洋山等,海拔大多在千米上下,是湘江与赣江的分水岭。这些山地之间的长廊断陷谷地或斜谷地,历史上就是庐陵吉安与湖南相连接的官道山路,多少官家、商人和军队往来此间。庐陵吉安进入湖北,要么先到湖南,再从湖南进入湖北,或者利用赣江水运之便,乘船先入长江,再往汉水,然后分路向湖北中部、北部、西部扩散,或继续沿江西进,或进入汉水逆流而上,或走随枣走廊的陆路通道。到了湖南湖北,就有多条道路连通京畿地区和古丝绸之路,沿途多座吉安会馆就知昔日的繁华。货物外销常常是水陆兼用。例如吉安泰和到四川重庆,再由四川东路陆路进入川西成都等地,可前往陕西,登上陆上古丝绸之路。吉安向西横贯湖南省,进入古丝绸之路,陆路超过2千公里;水路航程由赣江顺流而下至九江,再沿长江逆流而上至西蜀,航程也超2千公里,庐陵商人找到湖南郴州、广东乐昌游商居商之途径,走古道直径由泰和至郴州、乐昌只有300多公里左右,就联通了古商道,沿途就可以做生意。广东古代商贸较之发达,有地理位置之优越,及交通近便,清代中期以后,广东与庐陵吉安相互迁徙、人员货物流动就多了起来。明清时期大批粤北客家人进入吉安地域安家落户,而此时,大批吉安子民奉旨北迁“填湖广”“填四川”,他们走的正是与吉安相关的这“一带一路”。

当年庐陵吉安充分利用这古老的“一带一路”来连接南北东西,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推动了人文交流、商业和地方经济的发展,朝廷官府的漕运和民间的商运的兴旺,还促使吉州造船业得到大发展,这都为吉安地域物产外销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创造了条件。赣抚、吉泰平原素有粮仓之称,吉安的大米、茶叶、茶油、桑麻、樟脑、樟(柞)蚕丝、樟木制品、腐竹、豆豉、米酒、土纸、四时物产,吉州窑陶瓷等,顺着水陆“一带一路”或外运其他都市,或通岭南走海路远销他国,或运到湖北四川陕西,进入古丝绸之路,卖到中亚欧洲去。尤其宋代以来,江西以质量好的粤盐代替质量差的淮盐,官运官销,民间走私,从广东南雄进入江西虔州再转手,吉安地域食盐不断增多,这给民众生活和当地财税带来很大的影响。

古之“一带一路”,给吉安带来了繁荣和发展,更重要的是促进了人们的观念更新,思想解放,视野开阔,推动了文化教育的发展,以至于庐陵吉安大批学子科举登榜,官宦辈出,能工巧匠,百业兴旺,经济发展,造福四方。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