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连载三)
朱德、陈毅的湘南起义部队和毛润之的井冈山部队胜利会师。

原标题:盐(连载三)——一个叫张子清的军人的虚拟自述

朱德、陈毅的湘南起义部队和毛润之的井冈山部队胜利会师。正是初夏,井冈山万物葱茏,植被丰茂。会师后的井冈山有与这个季节相得益彰的生机勃勃、热气腾腾。可我不幸成为了一名伤员。

昔日的我生龙活虎,可在两军的会师大会上,我被迫躺在担架上抬着进了会场。所有的人为我欢呼,因为我是为两军会师出生入死的勇士,其中声音最大的肯定是我的将士。我在担架上欠了欠身向他们挥手致意,可是我的脚伤让我痛得咧开了嘴唇。

三个月前在宁冈召开的前敌委员会扩军会议上,我担任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参谋长兼第一团团长。在现在的红四军成立大会上我担任了十一师师长兼三十一团团长(三十一团是秋收起义部队)。在稍后成立的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和工农兵政府成立大会上,我又被选为特委委员,边界政府军事部长。

可是这些职务对我不过是一种名誉。我无法履行我的职责。我几乎所有时间都躺在医院里。我的工作都是由别人代干。我做了十一师师长,可代替我当师长的是我的兄长毛润之。我的三十一团团长由朱云卿代替。我真正的身份,只是井冈山根据地的一名伤员。

我先后住进了小井、中井红军医院。我以为我的枪伤并不严重,伤在脚踝部位,并不是要害,我要医生把我的子弹取出来,我想取出子弹之后再养一阵我就可以重上战场。当时的医院条件非常简陋,不要说没有消毒的西药,就连做手术的麻药也没有。可为了能上前线,我要医生在没有任何麻药的情况下切开我的脚板。可是医生切开我的脚板后用竹片制成的粗糙无比的镊子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两粒该死的弹头。

我的全身都浸在汗水里,可怕的疼痛要摧毁了我。我的血流了一地。让我很不满意的是,它们不是鲜红的,而是呈黑紫色,并且有难闻的腥臭味。我的肌体正在发生可怕的变化,这与我多年来精心塑造的勇士形象相去甚远。

我以为上天只要取消我行走的权利。我想我顶多会成为一名残废。大不了我就回到老家,我将陪着我的母亲和妻儿,在农村拄着拐杖看着夕阳了却一生。可是我料不到那反复切开的伤口已经驻进了死神,我想他肯定是一名穿着国民党军服的阴险的家伙。

我的脸越来越瘦越来越苍白,而我的腿肿得越来越大,颜色在加深,仿佛是一件铜铸的雕塑那样金光闪闪。最后,甚至肿到了小腹。我的身子变得无比难看。那条肿胀的腿,是任何宽大的裤管都容不下的,我索性剪开裤子,让肿腿裸在外面。那是该打着绑腿走在行军路上强健有力的腿,可是现在,它只能呆在病房里。无数苍蝇围着它飞舞。作为这条腿的主人,我无比难堪。

我知道那是一场更为残酷的战斗。与伤病作战,是远比与国民党部队还要艰难的厮杀,因为你看不到对手在哪里。我在讲武堂和黄埔军校学到的所有战术战略以及毛润之在实践中发明的行之有效的游击战术,在这场战斗中都排不上用场。

没有药。我知道我的死期不远了。(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