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校园贷就该釜底抽薪
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17-07-03 17:22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但由于大学生还款能力差,自我保护能力弱,平台信息审核不严,放贷者存心设置陷阱,暴力催收等,校园网贷逐渐沦为“高利贷”、“培训贷”、“裸条贷”,并导致部......

近日,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社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一律暂停新发校园网贷业务标的,并根据自身存量业务情况,制定明确的退出整改计划。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根据大学生群体的风险特点,开发既能满足大学生融资需求,又能有效控制风险的校园金融产品。

校园贷堵歪门开正门还要走正道

校园贷乱象,不仅是高利贷的滋扰,还有裸条贷和肉偿的社会伦理风险。更糟糕的是,资本的任性和人性之恶,也给校园带来了恶劣的风气,尤其是误导和引诱一些大学生特别是大学女生扭曲消费观、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因而,治理校园贷,堵歪门开正门引正道已是当务之急。

近日,网络借条管理平台“今借到”发起“今济计划”,寻找阳光投资人,解救陷入多头借贷的大学生,总共收集到3121份大学生求助信息。据报道,其中来自985高校和211高校的占比不到一成,其余全部来自普通院校和高职大专学生。3121位申请者中,女性学生占比超过七成。

这3121位大学生,最少从5家平台借款,最多的大学生从47家平台借款,平均借款平台8.75家,借款金额在一万多元至近百万不等,平均借款66587.7元,合计借款金额达2.06亿元。这些大学生基本上属于借旧贷还新贷的状态,以至于借款数额越滚越大。

应对校园贷,一方面要堵住非法乱来(如裸条肉偿)的偏门,另一方面打通校园贷的正门。堵住偏门的举措已有,一方面是教育部和银监会发文规范,另一方面就是公安等监管部门的介入。当然,舆论场持续的鼓与呼也发挥了重大作用。野蛮生长的校园贷平台要么被查出,要么主动退出。现在,银监会、教育部等四部委的通知更为严厉,对于新校园贷业务“一律”暂停,对于存量业务要求明确“退出时间表”。这意味着,校园贷祸乱大学校园的时代被终结了。

但是堵上歪门,还要打开正门。毕竟,大学校园存在着极大的消费需求,但是正常的金融贷款产品,难以满足高校学子的需求。在此情势下,给校园贷开正门就很迫切。在此之前,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这些“国字号”的大银行,已经有进入校园贷的计划。设计的金融产品,利率水平也很适中,还款期限也很规范。更要者,这种校园贷产品,绝对不会出现暴力催贷和裸条肉偿等怪乱现象。

不过,校园贷终究是金融信贷产品,其产品属性决定了开正门的校园贷产品也必须做到风险可控。因而,开展校园贷业务,必须走上正道。这就要求——

一是相关机构算清校园贷的大账,明晰校园贷的大数据,把准校园贷的需求,以便精准投放校园贷产品。如前所述,其实校园贷“流行”于普通高校尤其是高职院校,而且校园贷的对象主要是女大学生。对于具体的消费贷需求者,学校和班级就要介入其中,了解借贷者的基本情况,看其消费习惯是否正常。如果存在着非理性消费的情况,除了对之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甚至要引入心理辅导,矫正其不当消费行为,引导其正确理财和消费。

二是在校园贷产品的设计上,要进行事前的消费调查和风险评估,利率水平和还款时限也应契合大学生的特点。

三是引入社会征信机制,将校园贷和大学生的个人信用挂钩,使其充分认识到借贷消费是要付出代价的——当然是合乎法治和道德的代价。这样,才能涵养大学生们讲诚信、守法治、有道德和有节制的理性消费行为。

校园贷堵歪门容易,开正门却很难。毕竟,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政策性银行,其信贷产品的设计都是要讲利润的,银行不是慈善机构,要让其开发无利可图甚至风险无处不在的信贷产品,的确不那么容易。因而,要让校园贷走正道,依然是系统性工程,从学生到学校,从银行到监管机构,需要一起努力才行。

变异的校园贷须彻底退出校园市场

近年来,借助于互联网,由于申请便利,手续简单,放款迅速等,校园网贷风行于大学校园内。但由于大学生还款能力差,自我保护能力弱,平台信息审核不严,放贷者存心设置陷阱,暴力催收等,校园网贷逐渐沦为“高利贷”、“培训贷”、“裸条贷”,并导致部分受害大学生隐私被泄露,甚至跳楼自杀的悲剧。因此,全面叫停并不适合于大学生的校园网贷不失为一种纠偏行动,有助营造健康的校园金融市场。

大学生群体由消费和创业所带来的资金需求不容小觑。很多网贷机构因此将放贷业务拓展至该群体,并以无抵押、低门槛、放贷快等优势招揽业务。但这种看似正常的金融借贷,实则充满着欺诈、胁迫甚至对女性借贷者赤裸裸的剥削。譬如,很多受害人的借款金额不过几千元甚至只有1000元,但不得不接受高额利息和手续费等苛刻条件,如果是女性,还要别无选择地接受裸条或者“陪睡”、“肉偿”条件。这绝对不是正规金融机构的做法,而是充满流氓气息的野蛮做派。

众所周知,多数大学生的支出来源于父母,自身缺乏稳定收入,是存在较大违约风险的“次贷客户”。现实中,除依据相关政策发放助学贷款外,很少有正规金融机构愿意给大学生发放贷款,很多银行也已叫停了大学生信用卡业务。基于风险控制,对这一群体,放贷机构本应提高门槛,从严审核才是,如应征得其事实上的兜底还款人——父母的同意,或者要求提供担保。而非不但不进行审核,反而诱导其贷款。网贷机构之所以敢这样做,无非看重了大学生背后的资源,如果其无法还款,父母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其陷入困境,多数会为其还贷。而女性更有能够被无限利用的“身体”和“裸照”资源,甚至放贷者的目的不仅在于收回本金利息,更在于获取“裸条”以不断勒索受害女性。

再者,大学生群体的开支均能通过各种途径得以保障,无需贷款维持。如果是贫困群体,有助学贷款、奖学金、助学金等奖学、助学政策兜底,高利息的校园网贷只会加剧其困境。如果是富裕群体,根本无需校园网贷便可满足其高消费。如果是创业所需,则有政策支持型贷款作为启动资金,要是选择了高息的校园网贷,创业可能早已因高利贷及流氓式追债而夭折。

可见,校园网贷并不是满足消费、鼓励创业那么冠冕堂皇,而是一些人设置高利贷陷阱,盘剥他人的工具。其根本没有存在于校园的必要,如果继续任其发展,“互联网+贷款”必然会变异为“互联网+黄世仁”和“互联网+拉皮条”。因此,必须釜底抽薪,全面叫停校园网贷,让审核严格,利率较低,收贷程序合法的正规金融机构进入校园市场。进而为大学生群体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金融环境和优质的普惠金融服务,避免沦为被非法放贷者宰割的羔羊。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