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连载三)
遂川是井冈山根据地的重要区域。遂川这块土地,有着与整个井冈山一脉相承的血性与悲烈。

遂川是井冈山根据地的重要区域。遂川这块土地,有着与整个井冈山一脉相承的血性与悲烈。

我的手上,有一本名叫《遂川英烈》的书。编者是“中共遂川县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出版时间是1991年4月。书没有准印证,明显可以看出是内部资料性质的出版物,并没有拿出去显摆的打算,仅仅为了作为本县历史的一个资料记载_这样的成书目的,无疑让人信赖。书的主要内容,前面是一些1927年———1949年(主要是井冈山革命时期)该县著名或较著名英雄和烈士的、或详备或简单的传记文字,后面有两个附录,分别是“江西省遂川籍革命烈士英名录”和“遂川县各乡镇烈士统计表”。

而让我十分震撼的,就是附录一:江西省遂川籍革命烈士英名录———名列英名录的每一个人,都几乎毫无意外地成为了死者。

这本32开只有两百四十多页的小书,仅仅作为附录列入书中的英名录竟占了从87页到243页这么大的篇幅,成了整本书的主题部分。英名录以表格的形式填写,分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参加革命年月、单位及职务、牺牲时间地点及原因七栏。上千人以五号字体的大小挤在这样的一张似乎永远都填写不完的表格中,让我有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他们的名字千差万别但面目不清:柏金吾,彭国梁,欧阳先圳,高传达,刘四生,肖长生,郭正秀,张文溥,李炳章,陈昌汉,黄己香,李照遂,冯逢昭,张振华,肖义铨,欧阳先涛,唐培生,王成埙,周国贤,肖英,曾毓凤,冯洪仔,蒋士耀,刘伟池,刘元蒸,刘治安,蒋世良,罗辉堂,梁德瑜,梁正山,郭香纶……

他们的性别无非男女。他们的年龄从十四岁的少年到六七十岁的老人。当然最多的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他们参加革命的年月大多在1927年至1930年这段时间———那无疑是整个井冈山斗争时期。他们的籍贯来自遂川的所有乡镇:泉江镇,瑶厦乡,珠田乡,盆珠乡,大坑乡,上坑乡,巾石乡,雩田镇,枚江乡,碧洲乡,新江乡,五斗江乡,衙前乡,双桥乡,草林乡,禾源乡,西溪乡,堆前乡,左安乡,扬芬乡,黄坑乡,南江乡,汤湖乡,高坪乡……

他们的单位与职务不一而足。叫柏金吾的人是与遂川同属吉安管辖的永丰县委宣传部长,叫彭国梁的是遂川工农兵政府财政委员,叫李照遂的是县暴动队宣传员,叫梁德瑜的是赤卫队医师,李友仔是红军理发员,袁朝焕是红军连部文书,朱文沿是红军独立七团战士,熊河翼是农协会调查委员,冯英浪是红军家属,肖人杰是罗塘游击队队长,王怀礼是雩田苏政府炊事员(不知道他做的菜是否好吃)……

他们的死因玄机重重。

死因最多的是被杀,占整个英烈名录的三分之二还多,如担任永新县委宣传部长的年仅二十五岁的柏金吾,1930年在吉安县富田被敌杀害。担任过理发员的十九岁的姑娘郭正秀,在1928年在遂川县城东被敌杀害。“单位与职务”一栏中填写为“革命群众”的三十六岁的张明勉,1930年因为红军带过路而被敌杀害。还有同样是“革命群众”的朱昌卫,1929年因把敌埋藏的子弹送给红军在乌坑口被敌杀害。三十岁男子冯英浪,红军家属,1930年因弟弟参加红军被敌杀害……

其次是战死。如三十六岁的肖昌贡,1928年在瑞金县石山作战牺牲。二十岁的暴动队员刘汉章,1930年在五斗江作战牺牲。二十八岁的红军独立七团战士朱文沿,1931年3月在黄坳作战牺牲。十七岁的红军号兵刘庭财,1930年在井冈山上牺牲。……

还有一种人,他们在那个时代的消失,竟然是不知所终:三十二岁的红军挑夫刘四生,二十九岁的赤卫队长李炳章,十八岁的乡暴动队副队长陈昌汉,二十一岁的县赤卫队经济委员刘伟池,1928年后无音讯;十七岁的黄贵春、十九岁的黄桂梁(他们会不会是两同胞兄弟?)同在1928年1月参加革命,同在1930年后失踪;二十岁的红军战士王国峰,二十七岁的红军战士高传达,1931年后无音讯……

他们都去了哪里?除了战死和被杀,是否还会有其他可能?比如他们借此战乱,相邀去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生儿育女,繁衍生息?古代的许多村庄,就是因为他们的前辈躲避战祸,到深山老林,起屋造舍,开荒种地,血脉延绵至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已过婚龄,而且那个时代的人都流行早婚,肯定已经娶亲生子。他们的生死两茫茫,会让他们的家人陷入怎样的尴尬和沮丧?因他们的死亡给生者带来的阴影,要多少年才可以消除?

井冈山根据地六县之一的遂川县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井冈山为中国全民族的解放和福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权威数据显示,井冈山斗争中牺牲的烈士有近五万人,其中有名有姓的烈士1.5万人。(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