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严田漫笔
这里,北接龙云岭,宋刘弇居其下,著《龙云集》;还有雨师坛,理学名士邹守益曾有咏。东连席帽山,为耿介忠臣刘球葬衣冠处;更有徐潭、鱼鳞石和长岭,传长岭上有......

3

4

□刘荷香

安福严田,是一个有故事的去处。

这里,二水合龙,风云际会。岩头水和泰山水在此碰撞交融,汇合成泸水河,向东欢唱而去。

这里,上有仙坛龙洞,达仙卧石;下有水潭石钟,巨石倒垂。

这里,北接龙云岭,宋刘弇居其下,著《龙云集》;还有雨师坛,理学名士邹守益曾有咏。东连席帽山,为耿介忠臣刘球葬衣冠处;更有徐潭、鱼鳞石和长岭,传长岭上有不灭石,可种火。南面老屋里,五爪古樟葱郁,彭氏人文荟萃。

在炀冈岭,二水交融,汇聚成安福的母亲河———泸水河;在茨溪,几种文化彼此碰撞,安福的文化生态自此初具雏形、勃发生机。

史载西汉末年,豫章太守贾萌与安成侯张普争地,战于新茨之野。新茨,即茨溪。贾萌因兵败而死,恨恨不已,亡灵经常出现在赣江边,《水经注·赣水注》所谓“争地,灵见津渚”。豫章人因此立龙沙庙,安抚一颗死不甘心的灵魂。张萌却因此威振茨野,传说他在城门口建造的高四丈的瞭望楼,多年后有人搬砖而用,“虎辄加害,时以为张普之灵”。

一个舍命进犯、一个誓死守卫。茨溪,想必是兵家必争之地吧。

是的,古安成乃荆楚吴越之地,“错吴楚而控荆陲,引郴虞而走交广。隐然要胜之区也。”

有意思的是,这次战争以争“地”始,又以“地”灵而为世人所知。唐王勃于《水经注》“争地,灵见津渚”句剪出“地灵”二字,“孺子,名稚,南昌人,杰出藻城”句剪出“人杰”二字,才有了《滕王阁序》中的千古名句“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传说是蒙上了面纱的历史,令人回味。豫章太守贾萌死后变为水边亡灵,安成侯张萌却化身山林猛虎。殊死争斗的新茨之战,其实是发生在吴楚通衢安成的一次吴越水文化和荆楚陆文化的抗衡角逐。揭开新茨之战的面纱,我们看到的是两种文化的碰撞和较量。

虽然碰撞早已发生。周初春秋,安成属吴越之境;战国并于楚;秦灭楚之后,置安成县,属长沙郡。

但是,以茨溪为中心的西汉安成侯国,却是安福历史从荒蛮走向文明的一个重要节点。虽然它历时短暂,不足百年。

“县古长沙国,西荒接楚乡。”茨溪作为安成侯国的汤沐邑(食邑之地),是西汉长沙王国的属地。

长沙王刘发的第二个儿子刘苍作为皇族分封至此,随之迁徙而来的还有不少佃户和“毫人”(财主)。他们使用铁制农具,用牛耕作,不但提高了劳动生产力,也使传统的农业耕作有了变革,促进了安福农业经济的发展。同时,作为封建主,也带来了掌握各类专业知识的官吏,繁荣了安福的文明。

第一代安成侯刘苍,就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勋伐在国,膏泽在民,而尤好学,通经雅,得经书之传”。我甚至怀疑“茨溪”之名乃刘苍取自《诗·小雅·楚茨》。作为一个筚路蓝缕的开拓者,刘苍借诗中叙述从拓荒到收获、祭祖祀神的过程,来寄托他心怀宗汉,把荒蛮之地治理为文明之都的愿望。这也可印证刘氏族谱称“以长沙旧有茨溪,取名新茨溪”的说法。

新茨之战后,想是安成也大伤元气。茨溪刘氏“散为编氓”,皇族入籍平民。看似家族之不幸,却成为安福之大幸。皇族与平民的融合,扩大了先进文化的交流传播范围,加快了其发展速度,有如星火燎原之势。散居各地的刘氏也在这一片沃土上迅速繁衍,安福因此有“刘半县”之称。且因为文化的薪火相传,刘氏簪缨辈出,所谓“江右冠冕望族,独推安福刘氏”。

开安福刘氏之先河的茨溪,由此作为一个文化源头,成为后世追本溯源的符号。

明朝忠臣、翰林侍讲葛溪(今山庄葛洲)刘球以之作为自己的名号———“两溪在安成,茨溪、葛溪,皆地名。忠愍公以先世居茨,后徙葛,因自号两溪,重本始也。学者遂称为两溪先生,尊之也。”

刘球对茨溪怀着深厚的感情。《两溪文集》有言:“吾虽有上命不敢逗遛其乡,然尝谋之父商之兄与弟,欲于茨溪求数畆田、葺数椽居,期与齐贤父子相交接以寻昔者之好;扫吾先墓使如齐贤之先墓,而刍牧不敢犯碑砌,完以固长吾子弟,使与齐贤之子弟时得相会以文相切磋以进学。又不知齐贤能怂慂之欤否欤?故书此于卷末以问之。”

刘球最终为奸臣所害,被肢解于狱中。当年笔下殷殷故土情,读来让人唏嘘不已、泪不能禁。想是家人为满足刘球生前遗愿,将其衣冠墓葬于徐潭。心念茨溪,魂归故里。茨溪作为邑之古都的历史,结束于三国吴宝鼎二年(公元267年),庐陵之平都和长沙之安成并为安成郡,治所迁至平都。而它作为安福的记忆,却依旧如此鲜活,在传说的面纱下带着些许神秘。

茨溪今日所在严田何处?史料记载稍有出入,称在城(安福县城)西四十至六十里不等。刘球记为“龙云距吾茨溪不半舍”,一舍为三十里,想来不会大谬。具体位置,留待专业考古人员考证。

炀冈和茨溪,乃地之灵者。严田何其有幸,得此地灵而人文蔚起,代有英才。文学家刘弇、医学家“通真子”刘元宾、青原弘济禅师刘行思、“南都四君子”张敷华、政治家彭学沛、共和国将军张强生、童炎生等,数不胜数、光耀史册,正所谓人杰地灵。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