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忠魂映丹青
马家洲集中营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在江西省抗战临时省会泰和县马家洲松山村设立的一所秘密监狱,对外称“江西青年留训所”。

原标题:铁血忠魂映丹青——马家洲集中营斗士素描

     

廖承志

     

张文彬

     

吴大可

     

谢育才

     

漆裕元

     

马家洲集中营禁闭室旧址      

马家洲集中营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在江西省抗战临时省会泰和县马家洲松山村设立的一所秘密监狱,对外称“江西青年留训所”。从1940年5月至1945年7月,前后囚禁了500多位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在马家洲集中营这座人间地狱里,特务对被囚人员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然而,被囚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在狱中不畏强暴,坚贞不屈,英勇顽强,同敌人展开了殊死斗争,谱写了一首首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诗。

马家洲集中营的斗争是在共产党员的秘密组织领导和教育鼓励下开展的。坚持狱中“斗争的是一个革命志士群体。在不屈不挠的斗争中涌现出多种多样的斗争方式。廖承志坚守信念,最终由共产党等多方营救出狱;张文彬、吴大可、刘国兴等人斗争坚决,誓死不叛党,最后被敌人杀害;谭汤池、胡宗澹、谢育才等人利用时机,制造条件英勇越狱,继续从事革命活动;莫志贞、漆裕元等人坚决隐瞒党员身份,而后被释放。不管最后结局如何,他们在狱中坚定信念、坚持斗争、坚若磐石般的革命意志、崇高气节将永昭青史,成为共产党人不断的精神追求和前行动力。

廖承志

廖承志,广东惠阳县人,是中共南方局委员、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主任,于1942年5月被捕,辗转多地关押后到马家洲集中营。他是坚持狱中斗争的代表,也是中国国民党元老廖仲恺、何香凝的儿子,但他却接受马克思主义,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捕后,他公开宣告:“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在狱中与国民党特务展开了顽强而巧妙的斗争。

以歌找友,巧妙联络同志

集中营的禁闭室是封闭型管理,廖承志因是重要犯人被关押在单间,不准串号子,不准对外联系,不准与人交谈,天天在寂静中度日。廖承志在入狱的第二天清晨,就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看守呵斥他不准唱歌但未见效果,以后每日清晨都有浑厚的男中音,或唱《国际歌》或用法语唱《马赛曲》,在日复一日的唱歌中,廖承志找到了同样关押在马家洲集中营里的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张文彬,同时也让集中营里的共产党人知晓自己的存在。大家无法见面与交谈,就用唱歌来表达自己心中对共产党的热爱,对革命同志的互相鼓励。

画笔当友,鼓励与讽刺并存

中统局专员、江西省特办处主任冯琦知道廖承志喜欢作画,买来文房四宝,企图让他玩物丧志。岂料廖承志不仅怡然自得,经常研墨作画铭志,还把画作传递给其他难友,或激励自己,或鼓励他人。1943年春节,廖承志画《向狱中同志拜年》,并题外国名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难友们纷纷传看,深受鼓舞。面对特务假惺惺的关心,廖承志以笔作枪,以画相讥。冯琦曾是中共中央一届政治局委员,与廖早已相识,于是经常来“看望”。有一次冯琦夸廖承志的画作好,想索画一幅,廖承志挥笔画了一幅《枯树饿鹰恶犬》给他,冯琦啼笑皆非,悻悻而去。

化敌为友,策反看守姚宝山

狱中看守姚宝山是为了生计才去了马家洲集中营当看守的,他有正义感,同情“犯人”。廖承志入狱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认为值得策反,于是漆裕元和杨锡类等人便将廖承志的特殊家庭背景和革命事迹告诉姚宝山,廖承志则向姚宝山讲述父母闹革命的故事及对共产党的佩服和团结抗战的时代要求,姚宝山日益觉悟,毅然决定去延安,帮廖承志给家里和党组织送信。廖承志的画作和信件在1943年初送达到其母何香凝及周恩来手中,何香凝先生看信后,调动多方积极策划营救,姚宝山成为廖承志被营救出狱的转折点。

志坚如磐,美女苦肉视若等闲

特务头子看到廖承志丝毫没有投降之意,便派叛徒张健行伪装成地下党员,先是故作义愤大骂特务,后又高唱救亡歌,并被“隔离”到廖承志的重禁闭室,为廖承志展纸研墨、铺床叠被骗取好感,假装好心劝解廖承志别作无畏牺牲,然历时两月,无所收获。特务们看到苦肉计不管用,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竟派女人堂而皇之进入监狱勾引廖承志,廖承志不但不为所动,还借机讽刺女人为“尼姑”,女人含羞去,从此不再来。

廖承志在狱中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苦肉计、美人计他都视若等闲。他的狱中诗画,自勉、励人,鞭挞敌人,成为马家洲集中营斗争的一大景观。他和秘密小组转化看守,为我所用,不仅使自己最终在重庆获释,而且成为马家洲集中营斗争的一个突出成果。他的坚贞不屈和对难友的关心、鼓励,成为狱中同志坚持斗争的精神依托,解放后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张文彬

张文彬,又名张纯清,1910年5月29日出生在湖南平江县梓江乡高基村一个农民家庭里,曾任红五军政委和毛泽东同志秘书,中共南方工委副书记,广东省委书记等职。

1942年6月初,由于叛徒出卖,张文彬在广东大埔高陂镇被江西省中统特务逮捕。当叛徒郭潜(南方工委组织部长)带领特务去抓他时,他奋力拒捕,向街上群众大呼:“同胞们!有汉奸破坏抗日!”1942年6月20日关进马家洲集中营后,他虽然身患严重的肺结核病,但是,仍然顽强坚持着斗争。他拒绝写“悔过书”,指斥国民党当局破坏抗日,卖国投敌。与他同时被捕的南方工委宣传部长涂振农,开头几个月表现还坚决,四五个月后就开始动摇了。有一次放风,涂写了张条子给他,说:“我有八条理由不会叛变。”不久,他把涂写的八条给关在斜对面的廖承志看(1942年5月由于叛徒告密,在广东省乐昌县坪石镇被捕),并说:“此人靠不住了,第八条不会,第九条怎么办?”后来涂果然叛变了。这件事说明,张文彬政治眼光是敏锐的,立场是坚定的。中统特务头子冯琦、庄祖方曾多次找他谈话,他总是沉着脸,有时怒形于色。问他近来考虑得怎样,他就是不理,当特务们说到“你应该公开转到国民党这边来,共同抗日”这一类话时,他就斥责说:“搞分裂,就是阻挠抗日,是汉奸行为。要抗日,就必须团结一切积极力量。”

1943年初,涂振农叛变出狱时,特别去找张文彬说:“我出去了,你怎么样?也出去吧。”他露出一脸鄙夷之色,掉头不理。因为他始终坚贞不屈,所以,敌人便故意折磨他,想慢慢把他拖死。病情加重也不让他住院就医;吃不下饭也禁止给他做病号饭;他自己的存款也不让支用,甚至天冷时,他要回被拿走的大衣御寒,敌人也不肯给,有时还毒打他。在监狱里,他受尽了种种折磨,身体全然垮了下来,即使这样,敌人还恶毒地制造谣言说:“外界都认为你张文彬已经屈服了。”他听后非常气恨,便以绝食表示抗议。敌人这一切都动摇不了他坚持革命的钢铁意志和共产主义必胜的坚定信念。1944年8月26日,张文彬终因敌人的长期折磨和残酷迫害,病逝在狱中。他牺牲时已骨瘦如柴,脚上还戴着一副沉重的铁镣。

张文彬虽然牺牲了,但是,他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事迹,将永远镌刻在我们的心中,他为共产主义而献身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

吴大可

吴大可,江西瑞昌县人,曾任丰城县自卫大队指导员,1941年2月被秘密逮捕,12月牺牲,是集中营唯一一个由国民党省主席批准枪杀的忠烈之士。他的坚贞不屈和无私无畏,催人泪下,激人奋进。

严刑拷打不屈服

吴大可被捕后仍拘押在丰城,敌人为了能从他口中得到丰城地下党和前委的组织活动情况,对他软硬兼施,使用了一切手段。特务头子对他说:“现在准你自新,只要登报声明脱离共产党……”但遭到吴大可的拒绝。接着,敌人对他刑讯逼供,用香火烧、灌辣椒水、踩竹钉……严刑拷打使他浑身的皮肉都僵结成一块又一块,还得了胃溃疡,但他依然忍受过来了。敌人经过多次审讯都未找到半点线索,认为他“顽固异常”,1942年6月将他转移到马家洲集中营。

组织越狱不放弃

吴大可转入马家洲集中营后,手脚被带上镣铐,关进只有两平方大小的囚室,这间小囚室只有墙上开了个巴掌大的通气孔,里面又暗又湿,如此条件,吴大可一刻也没有放松对敌人的斗争。不久,原丰城地下党员、清江党支部书记胡宗澹和中共赣县中心县委书记谭汤池也被捕入狱,吴大可丢一团纸给胡,嘱咐他寻机越狱。不久后的一个晚上,胡宗澹、谭汤池假装解手,利用厕所门板搭梯,翻墙越狱,成功出逃。敌人认为吴大可是主使者,集中营“所长”施锦命训育组长彭刚夫严讯吴大可,逼问图逃经过和两人去向。吴大可又遭到了一顿严刑拷打,投入黑牢禁闭,尽管如此,吴大可当晚忍着伤痛,写诗一首祝福难友们并表达自己的斗争决心。

面对牺牲不畏惧

吴大可入狱后就已经作好了牺牲的准备,他几乎每天夜晚都在牢房里唱歌,并以诗的形式写下遗嘱,在狱中难友中传诵。1941年12月,敌人突然在狱中大肆搜查,从吴大可的床铺内搜出号召难友暴动的长诗,敌人当日就向上司告发了吴大可,并由国民党江西省特种工作办事处主任冯琦、总干事庄祖方请示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曹浩森后决定:秘密处决吴大可。吴大可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写了一张条子给表现坚决的难友漆裕元,告知自己准备牺牲,请他转告家人,要他将来设法去延安,在毛主席领导下继续革命,还转告难友,要利用各种机会开展斗争,要把党和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坚持斗争到最后。在一个黎明,敌特将高呼“共产党万岁”的吴大可秘密杀害。

吴大可一片丹心为党,寻求外面劫狱未成,即支持难友越狱,不到一年就被敌人秘密枪杀。吴大可以死唤起狱中同志反对敌人的所谓“自新运动”,他遗下的狱中诗篇,至今读来,令人激情澎湃,感佩不已!

谢育才

谢育才是马家洲集中营里假自首麻痹敌人、真越狱向党报警的大无畏勇士。

谢育才刚刚接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即被叛徒出卖而被捕,曾两次对外通信落空,两次试图越狱未成,他决心为党牺牲。当他洞悉特办处正利用江西省委的叛徒及叛变的电台人员,便毅然决定舍“小我”,假自首,争取离开集中营再寻找机会逃回南委报警,终于在敌人行动前弃子逃回南委报警,减少了党的损失。虽然这个“自首”问题,曾使他三次遭受开除党籍的不公正待遇,但最终获得彻底平反,验证了谢育才的无私无畏和英雄壮举!

谭汤池、胡宗澹

谭汤池、胡宗澹是马家洲集中营里英勇越狱、继续从事革命活动的坚贞之士。

他俩同时被捕后相识,共同商量越狱,到集中营同囚一室,同时越狱。后在湖南衡阳组织江西撤退同志临时党支部继续坚持斗争,谭汤池后来恢复党籍,曾任中共湖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副省级生活待遇,胡宗澹后来失去组织联系,加入农工民主党,曾任农工党中央候补委员、江西省委会副主任委员,南昌市政协主席。

漆裕元

漆裕元是以进步人士身份在马家洲集中营坚持斗争的特别党员。他是中学教师,新四军驻赣办事处主任黄道直接发展他为特别党员,指导他在南昌开设了大众文化社,宣传中共在抗战时期的主张和政策。

漆裕元1940年1月第三次被捕,关入马家洲集中营。在狱中,他和几个斗争坚决的同志组成秘密小组,串联难友进行斗争,他参与对姚宝山的转化工作,他与廖承志、张文彬、谢育才、吴大可等坚贞不屈的狱中同志都有秘密联系。由于他斗争坚决,关过重禁闭,敌特扬言要枪毙他。因当国民党省党部执行委员的妻兄帮忙,取保释放。出狱时,还设法带出了一部分廖承志的画,谢育才的字条、吴大可的诗。出狱后自谋职业,参加组建民盟江西组织,解放后曾任江西省文化局副局长,民盟江西省委副主任委员。

张馥

张馥是狱中秘密小组成员。曾任江西省乡村抗敌宣讲团负责人,经新四军集训后在浙江工作一段时间,后到江西从事地下工作,1940年在乐平被捕,关入马家洲集中营后,参与组织狱中斗争,策动看守姚宝山为廖承志向外送信。1942年由乐平名流李尚庸、戴良谟斡旋出狱。乐平一解放即任乐平中学校长。1954年病故,随后批准为革命烈士。

在马家洲集中营,共产党员和爱国进步人士普遍坚持了英勇而曲折的斗争,除了英勇牺牲的烈士,一些同志出狱后回到党的怀抱,依然干革命;一些党外进步群众出狱后参加了中共组织,或仍留在党外,也从事革命工作;一些同志脱离了中共组织,但后来又参加民主党派,开展革命活动,或以其他方式做了对革命有帮助的工作;大多数同志成为新中国的建设者。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