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固莳田习俗
莳田之日一大早,东家必须备办一碗酒娘荷包蛋,给请来耙田,俗称“打莳田耙”的师傅吃。吃完蛋,东家带领莳田师傅,肩挑畚箕、手拿秧杆,来到预先灌满了水的秧田......

插秧,青原区东固大多农家叫“莳田”,客家人则曰“栽禾”。

每年临近莳田,东固农民要选择吉日,预约互相换工人员,俗称“告伴”。还要酿酒、打豆芽、作豆腐、炆刷芋,准备各种食材。并邀请亲戚朋友前来吃莳田饭。通常一家莳田,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都会前来帮忙。

莳田之日一大早,东家必须备办一碗酒娘荷包蛋,给请来耙田,俗称“打莳田耙”的师傅吃。吃完蛋,东家带领莳田师傅,肩挑畚箕、手拿秧杆,来到预先灌满了水的秧田拔秧,俗称“开秧门”。

按规矩,莳田师傅拔好一担秧,便可吃早饭。早餐较为简便,一般荤素搭配九碗菜。

吃罢早饭,会莳田人的都去莳田,不会莳田的妇女拔秧送秧,还要安排一名妇女蘸秧根。蘸秧根的妇女要把一头装有牛粪与硫磺的尿桶、一头盛着草木灰的箩筐,挑去放在较宽的田埂上,然后往尿桶灌水,将牛屎和硫磺拌匀,再把一扎一扎的秧,根朝下往尿桶里一蘸,双手抓干秧蔸上的水,丢入箩筐,将秧蔸拌上草木灰后放入秧盆。

莳田师傅手提装满秧的秧盆,来到耙好的田边,莳田便开始了。先由一人带莳,带莳者于田首按行距插好数蔸秧,然后猫着腰,闭着一只眼,瞄准目标,拨弄秧蔸,使之连成一线,俗称“打桩禾”。然后以桩禾为标准,莳六头或七头一行。待带莳者莳好七、八个横行,俗称“驳桩”之后,第二位师傅方可下田“傍莳”。后者依次排行。

莳田进行中,自然生成你追我赶、争先恐后之态势。

在你追我赶中,若后者追上了前者,与前者平行,后者就会忍俊不禁地用秧稍扫前者的“盐包肚”(漆下部位),戏称“扫蚊子”,使他又惊又痒,意在请他靠边让位。这时,前者一般会服输,与其调换位置,让其先行。也有不服输的,会使出各种手段来阻挡后者的追逐。比如采取左右开弓莳穿梭行来加快速度;把边禾莳得进进出出,使其落秧迟疑不决,延误时间;将后者秧盆里的秧,顺手牵羊偷过来,使其停手待秧,自己借机“逃之夭夭”。不过,一般人们看到自己秧盘里只有一扎秧时,便会大叫一声:“提秧子来!”这时,负责提秧的“儿童团”们,便像战士听到首长的命令,拍打着小脚板,快速地把秧送去。

莳田至午时,东家主妇挑着箩担,箩盖上放着油煎米果或艾米果、笋包米果、箬叶米果,还有花生、西瓜籽、葵花籽等。箩中置放酒壶、茶壶和瓷碗,来到田头放下,遂向人们高喊:“大家好来恰(食)茶喔!”所有人员一起前来,席地而坐,喝茶或喝酒,抓食米果和果子。休息片刻后,又各就各位。此俗名曰“送茶”。

吃中饭,东固土籍曰“恰点心”,客家叫“食晏昼”。莳田日的中餐亦为便餐,通常荤素共九碗。下午不送茶,东家以杀鹅较多,因俗称:“莳田杀鹅,草子变禾”。厨房里像办酒席一样忙活。

夜饭叫“莳田饭”,亦称“洗脚饭”。寓意经过一天的“四脚落地忙忙走,面朝污泥背朝天”之后,终于可以洗净双脚,放松放松了。开席前,东主焚香上供敬神,祈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洗脚饭”由担任带莳的莳田师傅坐首席,耙田师傅坐第二席。桌上摆着红曲肉、白蘸鹅(鸭)、炆提(或扣肉)、酿豆腐与各种腊味(莳田期间忌食牛肉),荤素杂陈,多至十六盘(碗)或十八盘。菜肴之丰盛,不亚于年夜饭。席间,东家说着感激的话语,频频递烟、敬酒、劝菜。辛苦了一天的人们,酒足、饭饱离席。这时,东家还会打发每人一个或两个咸鸭蛋,意为莳田圆满结束。

现时,除高山梯田多的农家外,大部分农户以机械化替代了牛力;打面肥替代了蘸秧根;直播与抛秧替代了插秧,大大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提高了生产效率。但送茶与吃莳田饭,仍沿旧俗。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