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茶
茶在故乡已不单是一种饮品,更大程度说来是一种美味的茶食,混合了其他食物的味道。就像在一些地方喝茶要加牛奶、糖或咖啡。

茶在故乡已不单是一种饮品,更大程度说来是一种美味的茶食,混合了其他食物的味道。就像在一些地方喝茶要加牛奶、糖或咖啡。在我的故乡,一个客家人聚集的赣南小山村,多少年来,擂茶成为当地人最常吃最爱吃的茶。它们形成了我对茶的最初印象,也是我味蕾上的故土记忆。后来,不管我到哪里,只要有人提起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那些名贵的大家耳熟能详的茶品,而却是故乡粗朴的茶食,一种只有客家人才有的吃法。

茶是自家山上采的土茶叶,采回来的茶叶也不经过什么加工,只是撒开在簸箕上拿到日头下曝晒,干后用布袋收了,放到谷仓里,用的时候随取。

要吃擂茶,先要擂好茶泥。擂茶泥得专门用一种叫擂钵的钵头,这种钵头内壁有一排排的细齿,家乡人也把它叫做牙钵。还有擂茶泥用的擂茶棍,用料很是讲究,得用油茶杆,其他的木料不行。故乡出产茶油,遍山都是油茶林子,油茶树木质坚实,纹理细腻。用成年油茶树杆做成的擂茶棍,可用上几十年不坏,擂出的茶也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擂制盐茶泥,除了加入土茶叶,还要加姜片、炒熟的芝麻,最好再加一块陈年的盐渍猪油膏,味道更浓香。擂好茶泥,倒入一瓢滚水,茶泥化开了,香味也冲出来了,然后转入更大的擂茶钵头,再加适量的滚水和盐巴,下佐料调匀,就可吃了。

擂茶吃得多的时候是梅雨时节,那时田里的秧插上了。天落着雨,几个妇女闲了坐在一堆说话做针线活。说着说着,就有人提议:擂钵擂茶吃,蛮好的。一说大家响应,放下手头的活儿,有的起了身抱柴火去,有的坐到灶下烧火,还有的提了镰刀去园子里割韭菜,有的怀里抱了擂钵“咚咚”地擂开了茶泥。这时侯,园子里的各色菜蔬都长得极水嫩青绿,有韭菜,青葱,芹菜,四季豆。把这些采摘回的菜蔬用油盐炒好,然后倒入滚水冲开的茶水里,顿时香味逸出来,沁人肺腑,那时我觉得这种香味也是有颜色的,就是碧绿欲滴的香。

吃擂茶还有最主要的一种佐品,就是炒米。记得汪曾祺在《故乡的食物》里提到炒米,在他们那里炒米是由专门的人来炒的。读到这里感觉很奇怪,在我的故乡,炒炒米是每个妇女都会的。难道他们那里的炒米不同于我们那里的,或是他们那的妇女都很懒?后来一看,炒米都是用糯米炒的,只是炒法不一样。在汪老的故乡炒米是直接用生糯米炒成。在我的故乡,一年到头家家户户水酒不断,而且都是自酿的,酿水酒要蒸糯米饭,那时农村孩子没有什么零食,蒸糯米的时候多蒸点,摊到簸箕上晒干,晒干的糯米就可用来炒成炒米,是小孩子最喜欢的零食。炒炒米的火候很重要,掌握不好,不是炒焦了就是没炒透。炒得好的炒米,色泽金黄透亮,味道酥脆蓬松,很香。我很想请汪老吃一回我们那里的炒米。家乡的妇女在炒好的炒米里,还会拌上炒熟的花生瓣,花生瓣的香味更浓。

擂茶,这种在茶里面加许多东西的吃法很有古风,已少见。刘心武先生在研究《金瓶梅》的茶饮时说,那时候泡茶,总要添加别的东西,有时候添加得非常之多,有:胡桃松子泡茶、蜜饯金橙子泡茶、盐笋芝麻木樨泡茶、果仁泡茶、木樨青豆泡茶、土豆泡茶、芫荽芝麻茶……他感叹这哪里还像茶,简直是碗汤了!如果他能来我们村吃擂茶,就可以很好地体会一下这种往茶里添加诸多东西的茶饮方式。

吃擂茶时,男人、小孩、老人都来了,盛一碗擂茶,满碗都是养眼的碧绿,在上面撒上一层炒米拌花生瓣,更有嚼头。吃擂茶是很热闹的事,半个村子的人都来了,大人们坐在一起聊年岁收成,说谁家媳妇孝顺,说谁家黄牛又落下一个牛犊,说谁家闺女嫁出了泼出去的水很少回娘家,都是些鸡毛蒜皮、汤汤水水的琐事……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