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棉匠
在青石街旁的长岗南路路边,有一家弹棉花的小店。店主叫周正保,今年59岁,干这行已经二十多年,是这一带唯一的弹棉匠。

            

在青石街旁的长岗南路路边,有一家弹棉花的小店。店主叫周正保,今年59岁,干这行已经二十多年,是这一带唯一的弹棉匠。

每天清早起床,周弹匠都会习惯性地用手指弹下他的那张跟了他父亲几十年,伴随自己度过了半辈子的老伙计———大弹弓,要是感觉声音里有不对劲的地方,他一定会小心翼翼将弹线重新安一次。每到这个时候,周弹匠就会像个大提琴手临登台前表演试音准一样地专注细致,直到把弹弓的声音调得清脆悦耳,这才放心地挂好弹弓,洗脸吃饭。

在南方,棉花不是这里的主要经济作物,但到了冬天,人们还是喜欢用棉花做的被子御寒。只是这里的春天比较潮湿,做好的棉被经常会被潮气打湿,久晒不干,因此每家每户会过几年就翻新一次。还有就是谁家要结婚嫁女,总要添置些新棉胎。由此,弹匠的手艺在这里还是比较吃香的。

以前,由于没有空调,这里的一床棉胎,轻的七八斤,重的十来斤、十二三斤。要是哪家一次要弹好几床棉胎,周弹匠也会上门服务,但要价会高些。周弹匠会把要弹的棉花铺在一个好像戏台子一样的台子上,并将弹枪固定到绑好在自己腰间的一条特制的粗皮带上。他左手扶弹枪,弹枪一半向前,一半在后,半弯着身子,右手拿弹槌,一槌一槌地敲在弹枪绷紧的经线上,有节奏地将棉花再次弹至蓬松、均匀。这种反复的动作大概需要半天的时间。

那弹槌弹在弹枪经线上发出的声音,好像在弹奏一首永远只有“咚、咚、锵”三个音节的乐曲。将棉花弹得成型后,周弹匠拿起一直放置在一边早已纺好的棉纱,把棉线绕进剪刀柄尾的空档处,线头穿进他手上拿着的扁竹竿上端的圆孔里,与帮手一起来完成铺纱的工作。最后用踩板来定型棉胎。这里所说的踩板,一般都是找一整块坚韧木料制成,木板的直径在五十厘米左右,厚度大多看弹棉匠师傅的手力大小而定。踩板的外圈会比中间厚出两厘米左右,方便整个人踩在上面而不滑出去。踩板抓手柄的地方为弧形。一个踩板重约十斤,用得越久越是光滑,而且不会带纱。

弹棉匠师傅先用踩板将棉胎轻压到纱线不浮起后,就开始加重力度,有时会踩在踩板上左右转圈、四面定型,直到纱线与棉花完全粘连在一起,这才算做完一面的工序。接着又是如此这般的做另一面。心灵手巧些的弹棉匠师傅,有时还会在棉胎里用红毛线拼出“早生贵子”“囍”“百年好合”“身体健康”等祝福语,以展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手艺。

后来,人们觉得请弹棉匠师傅上门弹棉被太麻烦,既要招呼弹匠的茶水饭菜,又要找个合适的弹花场地,屋子里棉絮乱飞。慢慢地,人们不再请他们上门了,而是提着棉花到弹匠家加工,或是干脆买棉被。如此一来,弹棉匠的生意也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