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圆初“摘牌”记
来源: 中国吉安网 2017-01-11 10:52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就这样,2015年刘圆初起垄种烟,并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烟田,看着绿油油的烟叶一天天的成长,他的心里美滋滋的……可是受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这一年,刘圆初的烟田......

刘志宏、记者邓勇伟

1月3日,家住安福县竹江乡下社村的刘圆初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虽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但他仍不能放下身上的担子。马上就快过春节了,他要赶在节前把18亩烟地清理一下,为开春后的移苗做好准备。

收拾利落刚走出大门,刘圆初又回头看了看门上钉着的那块红色的牌子,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种久违的喜悦,让早已双鬓斑白的他充满了对追求新生活的期望和热情。

在农村,对于一个快60岁的老人来说,或许早已到了带孙玩耍颐养天年的年纪,但刘圆初布满老茧的双手上却写满了无奈。妻子患风湿性关节炎,干不了重活;儿子先天视力残疾,34岁了不仅不能给家里带来任何收入,至今还未娶妻生子,全家的重担全部落在了刘圆初一个人的身上。每每想到这他总是一脸愁云。

2014年9月,全县开展精准扶贫行动,刘圆初家被评定为“红卡户”,按照要求,村里的干部在他家门口钉上了一块红色的贫困户识别牌。村里人都说刘圆初要走大运了,有了这块牌子就能享受到很多扶持政策还有钱得,但他却觉得这块牌子红得特别刺眼,就像身上贴了一张“低人一等”的标签。

那晚,躺在床上刘圆初翻来复去总也睡不着。“必须想办法把这个‘耻辱’牌给摘了!”刘圆初在心里恨恨地说。

这些年,村里大力发展烤烟种植项目,不少村民都通过这个产业赚了钱,有的建新房,有的买轿车。“种烟叶真比种水稻经济效益好?要不我也把家18亩地种上烤烟试试?”刘圆初嘴上嘀咕着,人却来到村部申报了烤烟种植计划。

就这样,2015年刘圆初起垄种烟,并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烟田,看着绿油油的烟叶一天天的成长,他的心里美滋滋的……可是受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这一年,刘圆初的烟田遭受到数次大水冲袭,加上烤烟经验不足,一年下来刨去成本,只赚了不到5000元。

正当村里人都在犹豫2016年是否继续种烟,并认为像刘圆初这样的贫困户是绝不会再冒风险时,令人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刘圆初居然第一个申报了2016年18亩的种烟计划。

“最难的事我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比贫穷更可怕的?”刘圆初坚信自己能把烟种好并以此脱贫。

感动于刘圆初脱贫的决心,竹江乡乡长刘雪梅与他结成了产业帮扶对子。不仅帮刘圆初请来了骨干烟技员,手把手教会田间管理、鲜叶采摘、烟叶烘焙技术,还为他解决了资金和人手不足的困难,并经常上门问问要些什么帮助。

朴实的刘圆初也感受到了乡干部的真心帮扶,心想着,自己再不努力,怎么对得住人家的费心费力?

于是,2016年,村里人时常会看到这样一幕:涨水时,刘圆初和妻子就守在烟田里,不停的疏沟排涝;缺水时,夫妻俩就守到水源处,哪块田旱了就赶紧抽水过去;到了摘鲜叶的时节,俩口子每天五点就起来,抢在露水消失前把最新鲜的烟叶摘完,及时地拖到烤烟房进行分级扎把。

每一道程序,刘圆初都认真对待。有时候来不及吃饭,就买上十来个馒头,一日三餐都在烟田里解决。皇天不负苦心人,2016年,卖掉烟叶,刘圆初纯赚2.5万元,大大超出了“脱贫摘帽”的硬指标。

虽时值隆冬,忙碌了一年的刘圆初却并没有躺在丰收的功劳簿上睡大觉。这不,元旦刚过,趁着好天气,他又在烟田里忙活着。

“没有党的脱贫好政策,没有乡里的帮扶,我的烟叶种不得这么好。今年继续种烟怎么也得赚个3.5万元才罢手,就等脱贫时间一到,按时‘摘牌’喽。”阳光下刘圆初一锹一锹地开着沟,汗水浸湿了衣衫,他的脸上却笑魇如花。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