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深草木香
记忆永远是一条软如细水的小河,清亮的河湾里,总有一片自己的领地,美好着。

记忆永远是一条软如细水的小河,清亮的河湾里,总有一片自己的领地,美好着。

躺在发黄的竹椅上,耳边回荡着父亲喋喋不休的教诲,看他端着镶满茶垢的洋瓷缸呷茶,口里吐着长长的烟圈,已无心看书,心早被拍打着阳光的蝴蝶带走,越过院墙,越过开满鲜花的果树,落在绿草之上,那里,小伙伴们玩得正欢。

多年以后,带着孩子,陪老父在院子里聊天,或者在廊檐下听雨,看肆虐的秋风吹落树叶,让那些曾经傲然的枣树、洋槐、柿子、棠棣畅然地脱下枯叶,打着旋,枯蝶般飞走了。我和父亲都愣着神。这破落的院子,风中的每一样味道,都透着乡村的滋味,却又是旧的场景,夹着泥土的清新和草木的气息,还有老父亲熟悉的咳嗽声……

有句话叫“人老黄花瘦”,现在回想起来也真是。偌大的院子,沒有了激情和活力,两位老人固守着它,也不孤寂,是因为有了这些树,这些挂果的树,还有青绿的香菜,水灵的萝卜,细弱的香葱。再旧的家,只消于泥土里生出几朵各色杂花,院子就立马生动起来,难怪老人总是唠叨,永远的乡下。只消眼睛里惹上些这颜色,心上一定会生出许多愉悦来,带着泥土般亲切的感觉,为这些花,为这些抵达乡村的香味,在心底,流淌着阳光一般的暖意,还有亲情里那最软的一份感动。

我时常会忆起旧院落里这样的生活,可以回味许多童年的记忆,回忆出一些旧的光彩。旧时光里会闪现出那么些鸟鸣和花香,当然,会有阳光,它们都纷繁起来,就像要从记忆里飞出来。可我不爱这样的光鲜味,却喜欢阴雨天盛开的伞花,碰上一朵,就欢喜一下,山里青涩的女孩,腰肢上弥漫着淡淡的清香,着实让人陶醉,这是清纯的弥香,会和小村一起遁入云雾。

很多时候,当我迷恋乡下的花草树木之时,我清楚,我热爱它们,所有的瓜果李桃,野花野草,都是清新的。我会原谅院子里鸡鸭鹅,收容蛙叫和虫鸣,也会热恋院子周围的土著们,欣赏许多的花开,还有绿叶间的采花者,振动翅膀打乱了每一朵花的开放,为这个破旧的院落平添了灵气,徒增了诗意。

我一直不明白远在乡下的父母如何会珍爱这些万千花草,本是农人,钟爱的应该是田里的庄稼和园子里的蔬菜瓜果,而他们却养得花心,让万千芬芳出奇地娇艳,把整个院落浸在花的芳香和绿树的浓阴里。

院子虽旧却是悠远的,成了花草和树木的点缀。棠棣树,经过嫁接竟然一棵结出几种果子,这是父亲的朋友哑叔的得意之作。父亲喜爱它,我们都喜欢,曾一度成为小村的风景。

在众多的花木之中,我尤喜欢墙外的黄月季,父亲最喜欢的花,也是我的最爱,当然是与它恍若人世的命运有关,这百花之中的多变仙子,用生命的不同季节诠释了人生的沉浮,好玩得很。这种花,初发时叫做黄色玫瑰,慢慢的,随着花瓣的展开,便露出了月季的真身,久之,又褪去本色,耀眼的黄隐入天地,变成了纯洁的白。我的诧异不在于花的蜕变,而在于父亲,一个乡下种田的老头,竟然有和伟大的作家马尔克斯同样的最爱,原來,花的世界里,审美是不分身份的。

乡村的老院落是褪尽浮华的智者,总会有一簇簇月季花赶趟儿地开着,这些玫瑰花的始祖,用绸缎般的花瓣呈献默然的妖红,月季热闹地开着,也不招摇,平常得如檐下的草,却不忘把花香荡尽,空留一方月色,足以缤纷、繁耀,光色流动。

瘦竹也开始蔓延,这个沉寂在老院落的方士,根连着根,一棵挨着一棵,一大簇、一大簇地拥到一起,每一棵都拼命地拔节往上窜,一低头就碰到了另一棵。就是这一棵棵瘦小的竹直起腰身,连成了竹园。竹花细而碎,没有香味,也不鲜艳,但它是花,我时常把它想成是熬过药的药渣,每一串金黄的花都是乡下最古老的民谣,都是瘦竹的配饰,在不同的季节里交替,一串花褪去,一串花醒来,把竹的气节从一节的內心传递到另一节的内心,让瘦竹有了历经风雨的风骨,这点,极像我们家的老屋。

勋章菊,一枚像勋章的花,每一朵花瓣都极其对称,花蕊颜色深浓,逐渐向外缘淡化,层次感极强,母亲叫它“勋章花”,亦或野花、阳光花,既然这么喜欢阳光,不怕日头的毒,又何必管它是野花还是家花。这世界上的很多东西几乎都是这样,越是用心栽的东西,赿泼皮娇气,反倒是这些野花,自生自灭的,旺盛得不得了,况且,它的头顶上,还举着一枚枚勋章,能不喜欢么?

白晶菊就不用提了,开起花来密密匝匝的。我有些惊喜,仔细想想,有点愧对它们,谁也不去管它们,自顾年复一年,不停地生长,不停地开,相互拥挤着,形成自己的风景,一片一片的,瘦瘦的身影隐在丛中,只见花,不见株,好在花连起来是一个整体,显不出一朵花的单薄。我曾在城里的花店里瞅见过它们的身影,当时我还想,家里院墙外随处可见的野菊花也可以当插花卖钱,只知道是中药,不曾想竟被花店当作鲜花出售,城里人真的缺少花,需要常常到乡下去看看。

乡下的阳光是最明媚的,旧院落在日头的照耀下逐渐苍老,如父亲、母亲般亲切。院墙外是菜园,丝瓜和梅豆一架一架地爬满枝头,地里常年有吃不完的时蔬,母亲总不忘在田边地头种上葵花,一排一排列着队,金色的盘子,和太阳一起行走,昂着灿烂的脸。我知道,它们是父母的队伍,一排整齐的阳光扎下根,长出秆,开出花,结满籽,阳光的味道,好闻。

胖婆娘草开着细白的粉嫩,一蔸一蔸地挤在墙根下的阴凉处,暗自欢喜地蓬勃着,旺盛着,蝴蝶一样的草花,天气越热,它们的模样越妩媚,越动情,粉嘟嘟的,素面朝天,阳光静好,朴素的心点亮了土墙下的尘世。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句诗既可以形容我们家的旧院落,也可形容我年事已高的父母。在父亲躺着的发红的竹子靠背椅旁,我端来一把旧腾椅,靠坐在他旁边,看他掩卷睡去,花白的胡须和头发成了我心中的老人花。阳光温暖着庭院,温暖着鸟声,温暖着草木香和茶桌上清新的茶,绿色在茶杯里化成水。

我已无心翻看书本上的文字,呆呆地看着庭院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父亲经营一生的老院落,草木如新,找不到一丝旧时光。夕阳的余辉里,起身踱步,脚下的阳光贴着碎石板从一块跳到另一块上,给散落乡下的老院子涂上了金色,在四季的景色中,闪烁着光芒。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