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潭书院
来源: 2016-12-26 10:07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谢子龙恳请朱德为书院题字,朱德难以推辞,在纸上题写了一联:“临风玉露青云上,承雾金章紫气中”。少时,三个团丁追进书院,逼问老先生:谢生发把什么东西放在......

   

0-4-small

◇尹小平

龙潭书院座落在井冈山市新城镇银冈仙半山腰之阳,三面环山,樟树掩映,远望如一片台阁,融入深碧的树色,清幽深邃,是个读书的好地方。

宋嘉定六年(1213),谢氏“统会堂”三世祖德仁公,见银冈仙道业兴旺,环境幽雅,便在仙场左侧300米的地方开荒拓坪,建起三间“干打垒”的草房,取名“三乐堂书院”。他还重金从湖南酃县十都和本县各地聘请先生授课,当年招生学员20余人。书院创办以来,先后担任老师的有新城排头村谢子仰、谢子龙,坳面上谢宝阶、谢松山,罗陂村王风芝,白石乡上坑村龙烛明等。这些博学儒雅、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在授课之余,时而结伴,攀山巅,赏朝霞晚烟;游龙潭,品清泉甘露;穿树林,采香菇木耳;钻山洞,观钟乳石笋。长笛短箫,寻幽探胜,留下一段段令后人耳熟能详的山林佳话。

春夏之交,我在午后走进书院,见到的是扩建的一进两室平房,砖木结构,白墙黑瓦,土屋素室,浮漾着静穆之气。书院门额上书“龙潭书院”四个大字。两侧有一副对联:“龙潭一窍通天地,银冈万卷诵圣贤”。字体高峻敦厚而悠远散淡,与书院气氛浑然一体。

三乐堂书院无可替代地完成了使命,理学使儒家经典的伦理化达到了新的高度,集儒、道、佛三教精华于一身,撑起了传统文化的大厦,却也成为一种思想和制度的桎梏。使人既惊诧于华夏五千年的文明与智慧,又不免感叹六百多年行走的路途有那样多的无奈和悲哀。

一种祭祀凭吊的心绪,融入悠远宁静的空气。从宋朝至今,经历了多少荣辱兴衰,书院以安祥而坚韧的姿态,典雅而淡然的步伐走过岁月。1928年4月间,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县委宣传部长刘辉霄,由嫁在罗陂村的龙超清的族房姐姐龙冬莲陪伴,上到银冈仙场观瞻。龙、刘二人进到“三乐堂”书院,与谢子龙交谈。龙超清将一尊祖传的、乾隆皇帝时期御制的铜香炉捐赠给书院。接着,龙超清向谢子龙提议,将“三乐堂”书院更名为龙潭书院。老先生欣然接受,并拿出笔墨请龙超清题写书院匾牌。龙超清推辞不过,写下“龙潭书院”四字。从比,“三乐堂”书院正式更名“龙潭书院”。

1928年6月下旬,指挥红四军在新老七溪岭打败“江西两只羊”的朱德军长,怀着战捷后的愉悦心情,来到银冈仙观光。朱德在“龙潭书院”与谢子龙一起畅谈红色区域的文化教育,谈得非常默契。谢子龙恳请朱德为书院题字,朱德难以推辞,在纸上题写了一联:“临风玉露青云上,承雾金章紫气中”。老先生见墨宝大为喜悦,后来请人刻于木板上。这幅木刻联语由谢子龙的后人保存至今,极为珍贵。

土地革命时期,龙潭书院还流传一个“白袍遮盐”的故事。

1930年3月的一天,活动在棋子石的游击队班长射生发,潜入新城购买了几斤盐,被靖卫团发现。三个团丁一直在后面追击。谢生发一口气跑上银冈仙,直奔龙潭书院,进门只说了几句话,便把盐交给王风芝,然后向山上跑去。王风芝知道团丁很快就要追来,把这包盐挂在墙壁上,外面挂上他平时穿的白袍。少时,三个团丁追进书院,逼问老先生:谢生发把什么东西放在书院里没有?王风芝回答说:“是有个人进到这儿,我不肯收留他,就走了,没看到什么东西,不信你们搜吧”。三个团丁看到书院里空荡荡,只有几张课桌,房间里也很简单,没地方藏东西,草草地搜查了一遍,悻悻地走了。几天后,游击队派人到银冈仙取走了这包盐。

深山藏古寺,钟声好读书。在此读过书的学生中,不乏才高八斗,后来科举高中为官朝廷的著名人物。如宋代进士任过州官的周介甫;明万历辛丑进士、殿试三甲官至湖广道监察御史的龙遇奇;清顺治八年高中进士、朝廷放官松江的谢九官,都是从“三乐堂”书院走出来的。乾隆皇帝御制的铜香炉,不会想到百年后这里仍然书香缭绕。见证这一切的,只有书院自身。

飞鸟街来的阳光,落在樟树的枝丫。几百年的相望,在岁月中闪烁。断虹霁雨,风霜结满高檐。暮色渐冷,夕阳在思念中消瘦。歌谣从古弦滑落,诗书懒懒卧在石上,春风轻轻掀开无力的诵读。

时隔数百年,周介甫、龙遇奇头上明月尚圆,谢九官、谢宝阶眼前草色犹在,程门前的青石板,雪却化去无踪影。山风猎猎,沧桑扑面。一个鼎盛的王朝消失在风中。时空轻盈嬗递,学问身后孤寂。唯“龙潭书院”的匾额格外端肃。

斜阳清风中飘落香雪似的闲花,任几片树叶落在肩头,带走六百多年墨香的回忆,带走六百多年书院的气韵和六百多年古樟的灵动苍劲。

龙潭书院,吸引我们的应该不只是瞻仰者的目光,更多的应该是一种遗落和古朴的珍贵,一缕探寻与思考的启迪,一个议论与感叹的话题。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