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男儿赵开仑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东固革命根据地曾一度改为公略县辖。辖区内的中鹄区于1932年4月改名为开仑区。

富滩——赵开仑烈士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东固革命根据地曾一度改为公略县辖。辖区内的中鹄区于1932年4月改名为开仑区。开仑区一名一直沿用到红军长征后的1935年上半年,国民党反动派反攻倒算,革命根据地丧失才停止使用。

中鹄区为何改名为开仑区呢?原是为了纪念红军独立团政委赵开仑烈士舍身救战友,热血洒泷江的英雄事迹。

参加革命

赵开仑,今青原区富滩镇龙口村高山上自然村人,为该村基祖赵周德22代裔赵源焕次子。赵开仑字昆之,出生于清光绪33年丁未(1907年)六月初十。其自幼聪明灵活,五岁那年与大他4岁的哥哥赵开昆同时拜师破蒙,可开仑读书写字比兄还强。然而在封建社会,受地主豪绅的残酷压榨,农民苦不堪言。赵源焕由于经济拮据,无力让两个儿子同时念书,于是,老大开昆便离开私塾回家务农。全家人拼死拼活劳动供赵开仑一人念书,可还是捉襟见肘,无奈,不满十岁的小开仑也只得回家当了小农民。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928年秋,中鹄(今青原区富滩镇区域)热血青年王甲天、赵开仑、蔡拔萃、易道生、郭训绿、郭槐等从事秘密革命活动,在南团村一带成立了“关心会”、“火光队”等农民组织。9月,中共吉水县委书记曾山到中鹄区发展了赵开仑、王甲天、郭梅、郭槐等党员。接着组建了中共中鹄特别支部,张家渡、皂村、源头等村成立了党小组。赵开仑血气方刚,又有点文化,被党组织推选为特别支部副书记兼张家渡党小组组长。他们频繁活动,秘密发展农民运动组织,准备武装暴动。1929年正月,在中共赣西特委组织领导下,在距离陂头不远的唐家边村率先举行公开暴动。1929年下半年,在东固革命根据地养伤的毛泽覃伤刚好,也秘密来到中鹄区指导工作、并发动了声势浩大的中鹄起义。起义前,毛泽覃因红军总部会议,未能参加。10月下旬,农民队伍在王甲天、赵开仑带领下,在中鹄区的固山、张家渡、源头、富滩、茅园等村揭竿而起。暴动后,农民队伍开到茅园村整编为红军地方部队中鹄独立营。王甲天任营长,赵开仑任营政委兼党总支书记,下辖三个连。

累立战功

1930年2月下旬,赵开仑带领中鹄独立营参加了围歼唐云山旅的战斗。战斗中,赵开仑奉命带领部队在施家边峡谷口守株待兔,拦截从水南逃窜下来的唐云山二团残部。歼灭这股敌人后,赵开仑参加了中鹄区下梁村庆捷大会。会上,毛泽东等红军首长高度赞扬了中鹄独立营。随后,赵开仑被组织选拔到红军学校学习。那时,红军学校刚从东固迁往富田陂下,条件比先前好些。毛泽东亲自兼任校长,有办学经验的陈东日任教育长,教官中大多是黄埔军校生。红军学校开设了三个大队,每个大队下分中队、小队。赵开仑分在政治大队任中队长兼党支部书记。到六月底学习结业。经过四个月紧张的系统的学习,赵开仑的军政素质有了很大提高,他回到地方部队后,积极主动地配合红军主力,与敌人周旋。并为红军主力积极筹粮筹款、扩红,并参军参战。在历次攻打吉安的战斗中,中鹄独立营根据攻城总指挥部首长命令,以本区张家渡为中心,发动群众,充分作好攻城的准备,使张家渡成为攻城军民集结地和前沿阵地。

那个时候,中鹄区是个红白交界的地区,敌我双方军事活动频繁,红军和国民党军拉锯式的占领。赵开仑带领独立营在中鹄、水南和纯化一带与敌周旋。

中鹄区绕园村突袭吉水县靖卫团郭志高部,让敌人丢盔弃甲。

血战牛头垇,阻击值夏来犯之敌,俘敌一个连补充到独立营。独立营则挑选近百名优秀队员扩充到红军部队。

中鹄独立营分别于1931年1月、5月、9月的一、二、三次反“围剿”战斗中,为牵制敌人,有力支援了红军,为这三次反“围剿”战斗的胜利立下了不朽功绩。

1931年11月,撤庐吉县,中鹄区划归新设立的公略县。中鹄区为公略县九区之一,(后扩大两区)。中鹄独立营在战斗中不断成长壮大,战斗力越来越强,接连打了几个大胜仗。

血洒泷江

1932年初,春节刚过,永丰、吉水和吉安等县的敌靖卫团沆瀣一气,妄图对根据地游击队实行各个击破。2月末的一天,几倍于我的敌人,从吉水县的白沙、水南沿泷江而下,气势汹汹杀向中鹄区。赵开仑探得敌情,凌晨,便在水南和中鹄交界的分水岭峡谷中设伏。中午时分,五六百敌人摇摇晃晃,稀稀拉拉爬上分水岭,正准备开中饭。赵开仑见敌人全部进了伏击圈,一声令下,顿时枪炮声、民兵将鞭炮吊在油桶里的燃放声、冲锋号和军民喊杀声大作,赵开仑带领的机枪排锁住了峡谷口。敌人乱作一团,以为遇上了红军主力,只好束手待擒,除地形熟悉的本地人郭志高带着小股敌人趁机逃脱外,四百多敌人缴械当了俘虏。

这些俘虏兵大多是本地贫苦农民,经过宣传教育,都纷纷要求留下来当红军。这样,上级便将独立营扩充为独立团。赵开仑升为团政委,王甲天为团长。

敌人吃了大亏,便调来正规部队,在郭志高的带领下秘密潜入中鹄区,欲寻找赵开仑独立团决一死战。3月上旬,连下了几天大雨,独立团正在茅园的牛头坳一带整训,出不了操便集中在草棚里政治学习。

一天凌晨,敌人从三尖峰、开山摸下山,向牛头坳包抄过来,等哨兵发现,为时已晚,赵开仑迅速集合队伍,组织突围。西南面已被包围,赵开仑、王甲天为避敌锋芒,保存实力,带领部队向东北方向的漕溪唐坊、良坊撤退,准备渡过泷江向罗家埠、丹村一带转移。由于敌人有备而来,火力凶猛,独立团损失很大。赵开仑带着部队沿通往罗家埠方向突围。到泷江边时不到200人。

此时山洪暴发,良坊地下党组织闻讯准备了一条渡船和两个竹筏,赵开仑安排人撑船,自己跳上一个竹筏。几个来回将百多人送过了江,王甲天指挥战士登上罗家埠旁的制高点,掩护过江。这时敌人追兵就要到了,王甲天和战友拼命劝叫赵开仑快上岸,赵开仑见郭梅等几十人还在南岸,正一边阻击敌人,一边急切朝北岸望,便不顾一切过了江,等到战士们上了船、筏,敌人已追至江边。赵开仑和战士们一边顽强抵抗,一边奋力划水。

赵开仑的筏殿后,划到江心,敌人一颗子弹击中了赵开仑的左腿,顿时血流如注,一个战士要替他包扎,赵开仑眼睛一瞪,大声命令:别管我!快还击!竹筏箭一般射向北岸。其他人匍匐还击目标小,赵开仑躬身划水,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赵开仑背部。王天甲和战士们目睹自己的政委身负重伤仍然划了几下,终于倒下了,鲜血染红了江水,瞬间,洪水卷走了赵政委。战友们激愤极了,子弹一齐射向南岸的敌人。

王天甲含着悲泪,在安顿突围人员的同时,布置几位战士带赵政委的家人一起化妆成老百姓,沿江寻找赵政委的遗体。一行人从罗家埠一直往下找,在富滩村旁的后屋家村对面河道拐弯处,有一大回水湾,大家赫然发现赵政委的遗体被几丛水边的灌木拦住了,将赵开仑的遗体用小船运回家乡入土为安。此时赵开仑还不满25周岁。经过几天的准备,公略县领导人亲自主持下,在罗家埠———赵开仑牺牲的泷江边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1932年4月,公略县苏区政府在水南万寿宫召开的第二次工农代表大会上,通过了一项决议,为纪念赵开仑,将中鹄区改名为开仑区。这一名字直到1935年初,随着公略县被迫停止工作才停止使用。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