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里古村
因千年积淀的文脉,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的防里古村,像极了一本摊开的线装古书,将丘陵谷地、阡陌炊烟、山岚松涛,无不装点得古色古香。

贞节楼老屋

     

祠堂前的功名碑

     

老樟   

因千年积淀的文脉,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的防里古村,像极了一本摊开的线装古书,将丘陵谷地、阡陌炊烟、山岚松涛,无不装点得古色古香。

防里地处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最南端,古属吉安市安福县,宋雍熙二年(公元985年)增置分宜县时,将防里划到分宜。因地域、历史沿革关系,防里深受以“三千进士冠华夏,文章节义堆花香”而闻名的庐陵文化的影响,自古沿袭着耕读传家、崇文重教的风气,人才辈出,名震科场。庐陵文化“隔河两宰相”、“五里三状元”等科举仕宦盛况,在防里也能窥见一斑。防里先后出了19名进士、12名举人、6名拔贡和诸贡百余人,被誉为“才子之乡”、“进士村”,2013年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从东南方向进村,须经一名为星拱桥的元代石板拱桥。桥下流水隐约倒映出从历史烟云飘来的高士名流,满腹经纶的防里士子,由此走向外部世界,开始其跌宕起伏的仕途。连黄子澄、严嵩这样影响历史或被历史影响着的人物,都曾与防里结下过不解之缘。

庐陵在唐朝首开私人建书院之风,元代进士欧阳贞之父欧阳自强在防里修建的私人书院“意山楼”,曾名噪一时,先后有十余位进士就读于此,明朝建文帝太常寺卿兼翰林学士黄子澄幼年也曾求学意山楼书院。“意山楼”已毁,“意山楼”的匾,幸运地珍藏在了后人手中,匾所用的材质并不珍稀贵重,杉木而已,几个字也褪去了墨色。可面对这样普通的一块匾,却依稀听到了历史长廊传出的琅琅书声,感受到黄子澄视刀锯鼎镬甘之若饴的凛凛正气。

而明朝权相严嵩,起初令防里人骄傲无比,终又令人讳莫如深。十九岁中举后,严嵩与防里村女子欧阳淑端成婚。严嵩“城门失火”,非但没殃及防里,反到让它多了“防里清门”的清誉。“防里清门”的匾额,至今高悬在欧阳氏祠堂的横梁上。严嵩轰然倒台,防里却独善其身,绝非幸运那么简单。

庐陵士子讲忠义,讲气节、注重精神品格修养的特点,在防里儒生的身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村中代代相传的故事,道出了“防里清门”的真相:欧阳淑端绝非“贪内助”,她贤慧勤劳,与严嵩贫寒相守,白头偕老。严嵩在外权倾朝野、独揽朝政二十余年,防里以它固有的定力,宠辱不惊。在裙带风盛行的封建王朝,欧阳淑端及防里没有因攀附权贵而鸡犬升天。作为严嵩姻亲,为避瓜田李下之嫌,防里儒生竟无人去考科举,自然也无人在仕宦上得到过严嵩的提携。后来,严嵩事发被抄家,防里因自律自守,并未查出任何不法之人之事,全村未受牵连。

村口有片被列入“国家二级古樟树群”的古樟林。三十余棵古樟簇拥着,树龄长的高达千余年,短的也有三百余年,如一群长髯先哲,瞩目村庄沧海桑田,却又拈须不语。村民告诉我说,以前村里每出一名进士或举人,除了会为其在祠堂前立功名碑外,还有资格在村头种一棵樟树以示褒奖,此举沿袭成俗,形成了这片枝叶如盖、遮天蔽日的古樟林。

林中踽行,我感慨功成名就的士子的荣光,更为被岁月湮没的那一代防里儒生唏嘘不已。

夜里囊萤映雪,昼间拽耙扶犁,他们躬耕陇亩,弃绝攀权附贵的欲望,割舍了“学而优则仕”的官本位,不能因功名而传世,却播下了读书人的“种子”,生动诠释着王阳明的“登第恐未为第一等事,或读书学圣贤耳”;他们坚守内心,正道直行,用文章节义、知行合一,为后人在思想和精神的天空,留下了一棵棵高耸入云的樟树。历史上,入仕为官的防里儒生甚众,无不为官清廉、勤勉、正直,无有作奸犯科者。

刹那间,我仿佛明白了,防里不仅仅是个古村,更是一种境界。古色古香的,不仅仅是建筑,更是酵母般笼罩着村庄的文化气场,关于自律自守,关于道德情操。

防,有设防警戒之意;里,古代五家为邻,五邻为里,这便是防里村名的释意。告别古村,我更愿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解读“防里”的含义:“从里面防住”。在内里树起有所敬畏、有所遵循的防线,心有准则,心有信念,才能防微杜渐,抵住诱惑、抗住风险。

防里清门,清在“防里”。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