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开:野菜还是我先尝
长征中尝野菜的经历,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至今仍印在我的脑海里。

编者按:陈云开(1912-1990)泰和县万合乡人。1930年参加红军。长征中曾任红六军团五十三连政治指导员等职。解放后任总后勤西安办事处副主任。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现将他的长征记忆整理出来,与读者分享。文章采用第一人称叙述,即指代本文主人公。

长征中尝野菜的经历,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至今仍印在我的脑海里。

那是在红军长征时,我们红六军团保卫局执行科七位同志随部队来到川西北的草地。由于一路荒无人烟,我们已断粮好几天,身体因饥饿都快垮掉了。为了战胜饥饿,走出草地,我们分头采了一些野菜。然而,这堆野菜里哪些有毒,哪些无毒,我们却不清楚,如果吃到有毒的,弄不好我们7个人都会倒在这里。为此,党小组长、科长杨洪山郑重宣布:召开一次小组会,选出一名同志先尝这些野菜,鉴别出无毒可吃的野菜供大家充饥。我们四名党员围上来,三位要求入党的同志也列席了会议。杨洪山首先发言:我是科长,是老党员,应该由我来尝野菜,万一我不行了,科里工作由陈云开同志负责,把大家带出草地。

“不行,不行。”我急忙打断他的话,“你是科长,要带领大家克服困难走出草地,这野菜还是由我先尝。”

“你们都不要争,还是我先吃最合适。”我的话刚说完,躺在担架上的重伤员黄凯支撑起身子,强打起精神说:“你们都年轻,身子骨又好,将来为革命工作的时间还很长。我年纪大了,现在还受了伤,还是我来尝吧。”说着,他就向野菜堆爬去。大家一看急了,赶紧把他抱开。紧接着,特派员老尹和其他几位同志也争着要先尝。

诚挚的友谊,感人的场面,更坚定了我的决心。“慢!”我喊了一声,顺手拿起一大把野菜,激动地说:“同志们,我今年才20岁,身体好,抵抗力强,毒性不大的野菜在我身上只能产生较低的反应。我恳求党小组长和同志们对我的意见进行表决。”表决结果,连我在内,一共7票,一致通过。

我肩负着党小组的重托,开始品尝这些不知名的野菜。苦的、酸的、麻的、涩的……当品尝到第7种野菜时,我只觉得一股难忍的怪味儿锁住了喉头,一阵晕眩,紧接着便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时,看到科长和同志们都围着我,老尹正端着冒着热气的野菜汤往我嘴里送。大家看到我睁开了眼,都流出了激动的泪花。

正是靠着这次鉴别出的野菜,我们战胜了饥饿,成功走出了荒无人烟的大草地。

(记者刘娇、宋灵波 整理)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