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井冈的红军标语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共产党和红军特别注重宣传工作。

上官宗祠墙上写满了红军标语

     

优待白军俘虏(山坑红军医院旧址)

     

活捉蒋光鼐蔡庭楷上官云相(荣世堂)

     

欢迎白军士兵下级官长来当红军(荣世堂)

     

不还租不还债(云汉堂)

     

全体动员起来扩大民族革命战争粉碎敌人的大举进攻(平民银行)

     

反对军阀压迫革命(上官老屋)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共产党和红军特别注重宣传工作。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写到:“文字宣传,如写标语,也尽力在做,每到一地,墙壁写满了口号。”

陈毅在《关于朱毛红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中说:“红军现在有一个宣传兵制度,凡军队每一个机关(如连队、营部或政治部、卫生队等)均须派5个人担任宣传工作,这5个人不背枪、不打仗、不服勤务,名叫宣传兵。此5人分两组,一组为演讲队,担任口头宣传······其外一组为文字宣传组,两个人每人提一个石灰桶,大小毛笔各一支,凡军队经过的地方,墙壁上统统写满红军标语。”

1929年2月17日,毛泽东、朱德和陈毅率领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四军,来到东固南龙街,正碰上新年开圩,红军立即进行宣传,街两边店铺水板上写满了标语。如:“打土豪分田地”“实行抗租抗债”“旧世界打它个落花流水新社会建设得灿烂光明”“拥护毛泽东”“打倒蒋介石”等。后来在1931年7月白军的大烧杀中,南龙500多栋房屋被烧毁,红军标语荡然无存。

如今,在东固范围内,当年红军留下的标语以螺坑村最多。

1929年2月20日,红四军抵达东固螺坑,受到螺坑群众的热烈欢迎。在螺坑石鼓丘河坝上举行了与东固地方武装红二、四团的胜利会师大会,参加大会的军民有几千人。2月23日,毛泽东在石鼓丘云汉堂召开了二、四团干部和东固地方干部会议。红四军在螺坑驻扎了5天,分散住在云汉堂及邻村中美村的上官宗祠、荣世堂等祠堂里。这些祠堂墙上便写满了红军标语。

云汉堂的红军标语为:“反对苛捐杂税”“不还租不还债”其他几条标语被涂抹或洗刷过,模糊不清,无法考辨。

螺坑中美村是个上官氏村落。村口的上官宗祠正面墙上写满了红军标语,可谓名副其实的红军标语墙。这些标语字体大小不一,有的横写,有的纵写,有的字迹模糊,须仔细辨认。这些标语是:“反对军阀进攻苏区和红军”扩大红军”“士兵不打士兵”“国民政府就是军阀政府”“拥护省苏大会”“消灭朱培德刘士毅”

朱培德,早在云南讲武堂时期和朱德并称模范二朱,在北伐战争中战功卓著,1927年就任江西省政府主席。刘士毅,1928年任独立第七师师长,驻防遂川。11月,朱培德被任命为湘赣“剿匪”总指挥,命令刘士毅协同杨文轩旅“会剿”井冈山红军。

在上官宗祠旁边,有一栋老屋,一条“反对军阀压迫革命”的标语,字体巨大,排列整齐,横贯全墙。

村中还有一座古屋名曰“荣世堂”,墙上的红军标语是:“欢迎白军士兵下级官长来当红军”“扩大红军”“反对敌人进攻苏区”“天下农民共一家团结起来斗恶霸”“打土豪分田地”“保护工商”“拥护苏联”“活捉蒋光鼐蔡庭楷上官云相”。不是“庭楷”是“廷锴”,看来红军标语也有错别字。

当“活捉蒋光鼐蔡庭楷上官云相”这条标语映入眼帘时,顿感惊诧,头脑一时转不过弯来。因为蒋蔡二人为我们所熟悉———蒋光鼐是功勋卓著的抗日名将,杰出的爱国民主人士和政治活动家,新中国纺织工业的主要领导人。蔡廷锴是19路军上将总司令,也是功勋卓著的抗日名将,最出名的就是率领19路军奋起抗击日军,致使日军侵占上海的阴谋不能得逞。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四届全国委员会主席。

但是,在抗日战争以前的1931年初,蒋光鼐和蔡廷锴奉命率19路军入江西,参加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二、三次“围剿”。而上官云相则在数次“围剿”红军的战争中担任重要职务。难怪红军会写这条标语。另外,据说上官云相的家庭宗族观念很强,他在进行大烧杀时,对上官家族曾网开一面,手下留情。据中美村老人讲,白军来烧屋时,有些跑不动的老人就躲在屋后的后龙山上。他们目睹白军在上官宗祠前大呼小叫不要烧,然后去烧别的村子。这样,中美村的红军标语才得以全部幸存下来。

1930年10月,毛泽东、朱德、陈毅亲临视察了东固平民银行。朱德为平民银行题写了一条标语:“全体动员起来扩大民族革命战争粉碎敌人的大举进攻!”由螺坑村的开明绅士杨仿仙挥毫泼墨,将标语写在银行的正面墙上。这条标语字体端正,笔酣墨饱,且地处圩镇闹市,非常引人注目,具有很强的感召力。它还是东固圩镇独一无二的红军标语。

距东固圩镇20华里的山坑村,1928年10月,东固地方武装红二团在此创建了一个兵工厂和一所红军医院。现兵工厂旧址的墙上还留有一条用石灰水写的大标语:“优待白军俘虏”。在旧址墙体下部的转角石上,还依稀可见几处用红硝水写的标语:“工农兵解放万岁”“打倒帝国主义”还有几条模模糊糊,实在难以辨认。记得20多年前,我曾做客山坑村,在村里转悠时,发现那些老屋的土夯墙上有许多红军标语。记得最清楚的是:“白军士兵的枪口要对准压迫你们的官长”和“医治白军官兵”。今年特意去山坑寻找红军标语时,发现该村已旧貌换新颜,墙头上的红军标语仅留下“优待白军俘虏”这一条了。

六渡坳黄公略牺牲旧址墙上红军标语:“红军胜利万岁”“士兵不打士兵”。

殷富村肖克与毛泽覃旧居墙上标语:“士兵不打士兵穷人不打穷人”。

江口村委会高屋自然村的高氏祠堂,在去年的一场暴雨中倒塌,祠堂的左耳房仍存,在弹痕累累的墙壁上,依稀可见用墨水写的一条红军标语“庆祝红军胜利争取江西更大胜利!”

东固的红军标语大多未落款,也没有留下年月日,这可能是出于战略保密。

还有的红军标语写在房屋内墙上,前不久六渡村一栋老屋拆旧建新,挖掘机施工时,内墙上一条红军标语赫然在目:“欢迎白军士兵下级官长来当红军”。

战火纷飞、硝烟弥漫、人喊马嘶的实景已被岁月封存,无法再现,唯有老屋墙上的红军标语向人们诉说着当年红军的故事,给人们无尽的遐想。这些显示在斑驳墙上,看似陈旧的红军标语,是历史的印迹,血与火的见证。它鼓舞人心,催人奋进,给一代又一代人以精神力量。同时,对研究中国工农红军当时在赣西南的战斗经历具有重要的价值。

被陈毅赞誉为“东井冈”的东固的红军标语,在白军的大烧杀中劫后余生,历经了80多年人间沧桑,有些写有红军标语的老屋已经倒塌,加上如今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拆旧建新、粉饰老屋外表,致使红军标语日渐减少,愈显弥足珍贵,亟待保护。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