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美青原”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在渼陂

在渼陂

汤鱼安(三等奖

坐在渼陂的下午,仿佛石板又长出了水花
孱弱的足音
掺入些一再摊开的下午的清幽
于是,我沉醉
又像是大梦初醒
雨水的潮湿,晕开
葫芦藓的绿,清浅遍布着每条
结有人家的窄巷,遍布
每一寸肌肤
雨水飘成牛毛的时候,我能感到
自然的柔软几乎快
融入骨子,融汇成体内
二十年的河流
已经不再鲜活,巷的诗行
因自闭而隐没


在渼陂的天空里,我看见云的倒影
看见一颗顾影自怜的树
的孤独,我
把自己视为漂泊多年回乡的游子
这河流养活了一些人
这河流永远像一个睡不醒的酒杯
日夜流淌
后来,每当我想起那一条河流
我总能想起,异乡
漂流的我:大醉的酒杯
一空再空
毕竟,我是个念及生活就哗啦啦痛哭的人
尤其是在渼陂
在那样一条河流,河流倒映着白云
这一条河流是渼陂的一角
这一朵白云便是我的世界
我停在这
一朵白云上凝视,而身体却在偌大天空中漂流


黄昏与一颗晚清的樟树,重拾昨日旧话
一个用毕生的温度,为老镇燃起炊烟
一个分担起土墙的粗糙,分担起
历史的厚度
说起那些难以对人提及的往事
就遇见
忘年之交
被黑夜熄灭的黄昏,会重来探望
被白昼遗忘的老树
以同一种姿势停在面前
树从四月的某夜,开始失眠
像疯长的胡须,枝桠上
疯长的芽绿
装饰着,粗糙的苍老


在渼陂,我就几乎以为来到了江南
那时,我看到更多的宁静
将这里笼罩,更多的小河围着老树
更多的植被
已经随着杜姓的人家——酣睡
我能想象到的生活,就是
有一个想看就能看见的庭前花开花落
有一个想看就能看到的夕阳
甚至长亭断桥
树林和流水,甚至夜晚那轻声细语的脚步
最好再养几条鱼,几只鸡
两三猫狗,看夕阳中的孩童打闹,嬉戏
在渼陂——
这些我都看得见,
在渼陂有我看得见的平凡和感动
我的感叹被挂成天边的白云


像是晚饭后该找邻家伙伴嬉闹的时间到了
土墙被黄昏糊上一层,更加饱满的颜色
更加看得清,每一块存活于古村中的石块
岁月的抬头纹
狭长如——
数条深巷或数颗草木
我钟爱渼陂的寂静,钟爱它的细致入微
延伸的长巷啊,我知道最终通往那个
熟悉的,养有四只小短腿狗儿的
杜姓人家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