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肉身 吉安市“非遗”生存状况调查
围绕保护和传承非遗项目,市政府还分别制定了《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印发庐陵文化生态保护区规划建设工作方案的通知》等“纲领性”文......

策划者说:

4月初,我市文化建设领域一项举足轻重的“大动作”,正逢阳春、破土而出。在万安一个叫坛上的村子上,全市文化馆工作会议将其当作主会场之一。这里是个传统村落建改示范点。已趋完善的文化古村,正与我市目前大力推进的庐陵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相契合。而作为庐陵文化中属于重量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传承和传播问题,也将会迎来一个崭新而美好的明天。今天本报特刊登此新闻调查,以期让“非遗”这块传统文化中的瑰宝,最广方位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永新小鼓 记者龙玉然摄

永新小鼓 记者龙玉然摄

本报记者龙玉然

惊蛰过后,春雨已将乡间的天与地洗得一片明净。一声声震雷,万物都“动”起来,农家无闲时。

因为修路,从永新县城出发,前往该县石桥镇樟枧村并不容易。一辆大巴载着我市30余名摄影爱好者,在清绿疯长的田野上不断摇摆。

他们要去用镜头记录一个大约流传了276年的“唱曲”。

美是容易捕捉的,特别是历经风雨的传统艺术。雨说来就来。虽雨点不大,但已足够将这个千年文化古村落的长巷打湿。

一番准备后,3名身着艳丽演出服的少女,腰间别着一枚小鼓,脸上荡漾着笑意敲打着,碎步走来。层叠的飞檐拓开的狭长蓝天之下,众人拥挤在两堵古墙之侧,快门频闪。

这就是2014年被入选为国家级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永新小鼓。

然而,项目的省级传承人朱勇生并没有到场。“她们都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文工团有10多名女演员都是我的徒弟。”4月13日,说起这个,朱勇生难掩自豪之情。但这位今年70岁,自六七岁开始拜师学艺的民间艺人,至今仍没有找好心仪的接班者。

在朱勇生心中一直有个结。他乐于授徒,更高兴看到文工团的“小年青”学有所成,但他又怀有一些遗憾。那就是,“原汁原味”的东西越来越少,“从来都是一个人唱”的东西,如今有时为表演上“对得起观众”,似乎变得有点不好适应。

这是一个不单困扰着朱勇生的矛盾。就全市的非遗项目而言,保护、传承和传播,这些重大且复杂的课题,同样纠缠着文化工作者、民间艺术从业人员、庐陵文化研究专家,甚至当地政府部门官员。

在中国传统乡土社会翻天覆地的变迁中,非遗项目,这许多散落在草间的明珠,让人越来越容易触摸到的是,它们沉重的肉身。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