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在泰和的滔天罪行

吴俊林 童舜柱

抗日战争时期。江西省政府迁驻泰和后,自1939年6月至1943年5月,日机先后六次袭扰泰和。最为严重的是1939年6月12日,日寇飞机首次空袭泰和。

五、六架日机飞临泰和县城、上田等地上空时,虽受到驻在上田临江花园附近的高射机枪火力射击,但他们立即低空在县城至上田一带轮番用机枪扫射并投弹轰炸,把驻上田书院的省财政厅两侧房屋炸毁,上田码头、文溪匡家村等地都遭到轰炸。受损失最严重的是原县政府南面出口处(今实验小学南面校门)的菜场、小摊至铁井头(今县总工会右侧)的一排店房全部被烧毁,死伤20余人。日寇在泰和的狂轰乱炸,罪恶滔天!日军投降前夕,盘踞在我省赣南的日寇,相继由大余、南康、遂川、万安,经泰和往南昌方向逃窜。日军先后有两次窜犯泰和县:第一次,是1944年12月21日至次年元宵,日军有二十多万人,从永新拿山进入碧溪,大部分经碧溪凹头,过遂川新江,往赣南方向。有几十人迷路乱窜,途经牛牧、曲斗,顺六七河,转马家洲、白土街,折上万安、遂川。这支日军是计划开赴太平洋,因到韶关受阻,便折回赣南。第二次,1945年7月赣南日军向南昌方向逃窜,妄图沿浙赣铁路去华北。14日,日军经万安进入泰和,分三路逃窜:一路从上模油洲,经冠朝、樟塘、灌溪、苑前、万合过吉安;一路从白土街、马家洲、上田、南溪、石山往吉安横江;一路从赣江乘船顺水而下。日军逃窜时,夜行日停,傍晚开差,天亮扎营,日间在驻地附近抢劫,沿赣江乘船的也登岸烧杀抢掠。

日军流窜泰和县,时间很短,但烧毁民房不少。1945年7月14日清晨,日军一进马家洲就放火烧店,从青石桥烧起,烧至后街、半边街、前街、横街、公路街,一直烧到武丹桥附近,烧毁店房民房茅棚将近300栋。塘洲镇永昌市圩镇严金沂被日军抓去当过挑夫,他看到日军开差前,把驻地屋内的桌椅堆在厅堂中,面上放棉被,底层倒煤油燃烧。16日,日军在永昌市放火,把永昌市从赣江边到现今农机站,除枫书坛自然隔离火线外,所有店房、民房、茅棚二百多栋统统烧光。邓连秀家损失很大,永昌市街上烧了店、布匹货物,农村的家又被日军杀了牛,损失五万多元。1945年7月15日,两个“乞丐”,在沿溪的新龙洲村附近行走,当时有人发现乞丐手上戴了金戒指,便抓住了一个审讯,果然是日军侦察,村民气愤,宰了鬼子。不料逃跑的那个鬼子报信,第二天就来数十人,烧毁全村十余栋住房,躲藏在山上的群众,眼睁睁看着村中火焰冲天,熊熊燃烧,目睹家产烧将殆尽,也不敢回村抢救。

短短几天,日军在泰和杀人300多。1945年7月中旬初,民众听到日寇将要窜犯泰和的风声,人心惶惶,弃家逃命,万户萧疏。

男子挑担,妇女抱婴、少年牵牛……都躲往深山。没有逃跑或跑不快的就被抓、被杀,挑担不起者 杀、拒挑者杀、拒奸者杀,甚至杀人取乐。15日晨,塘洲高城村大部分人在家,日军从赣江上岸包围村民,一次抓走48人。永昌市严金沂被日军抓去当挑夫,到了吉水白沙脱逃,就在这沿路上,亲眼看见横尸100多具,都是因挑担走不动而被日军用刺刀刺死的。县城东门陈子鑫被抓,80多岁,要他挑80多斤,挑不起,走到县城北十多华里就被日军刺死。

县城彭养泉的大儿子彭积澍,北大毕业,在家度暑假,也被抓走,一去不返,不知死活。沿溪的龙洲村一口不上三分面积的水塘就有九具尸体,成为抗日时期泰和县龙洲惨案。1945年7月15日,在龙洲抓了当地村民25人,都关在龙洲村前右侧碾米间。日军把被关者逐一拉出跪在碾米间右侧樟树下,并把衣服剥光,强令招供被抓寇兵下落,不供就杀。惨啊!日军不用子弹打,而是用刺刀乱刺,刺死后丢一口小塘里,塘水染成殷红。如果丢在塘里还有挣扎,日军就用门板去压,真是惨不忍睹!冠朝凰舞村谢克澡70多岁,被日军抓去当挑夫,70多岁挑70多斤,没走五华里,日军就把他推下河里淹死。塘洲严达泗,父子被抓,挑担走了十多里,其子见父行走艰难,换挑,日军喝令严达泗跪地,随即用大刀朝严肩膀连砍数刀,命亡!7月15日晨,日军从赣江登岸去塘洲乡龙口村抢劫,一进村就遇到一个国民党中央军校学生,名叫陈笃汉,日军见他穿黄服,举枪就射,陈应声倒地!同日,日军在马家洲,去石滩的渡口边,看到渡船上有两个武溪乡男丁,日军举枪就射,一个死亡,一个重伤。碧溪的太湖村张贞妹,30多岁,眼瞎,日军来时未走脱,当时,她手上抱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日军要强奸她,未从命,就把母子二人推下河里淹死了。碧溪的凹头、太湖被杀21人。塘洲的严秋菊,年仅十五,被日军抓获欲奸,严不从,日本兵二人将她脚倒提,头浸入水,数起数落,窒息而死。万合的湖尾村康定禄,躲在中埠村,到村口一望,恰遇日军进村,康拔腿就跑,日军即发一枪,致亡。冠朝的山田村尹在涤的表兄郭冬生,被日军杀死在其家楼上,还用一床棉被盖住,尸体臭不可闻。

日军铁蹄所至,见妇人就抓获奸淫。宿营后,日军就到驻地附近追妇女,无论老年、青年、少年、产妇、病妇,不择室内野外,厅堂和炉灶房,抓获即奸,不从就杀。

当时伪永昌乡公所进行过一次统计,全乡被抓挑夫500多人,财产损失值2000多万元。全县13个乡遭灾,短短四天,损失达4亿多。 据不完全统计,日寇在泰和杀害平民百姓320余人,杀伤270余人,奸淫妇女180余人,烧毁房屋1800余栋,计12000余间,宰杀牛猪等10万余头。规模以上重工业损失9.69亿法币、轻工业损失0.48亿法币、公用事业0.21亿法币、农业与手工业损失无法统计。日寇对泰和人民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犯下了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