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全猪汤

卢明

李梦星

卢明(口述) 李梦星(记录)

时间:2014年8月8日16点50分至17点30分

地点:卢明家住宅旁场地上

口述人:卢明,1966年生,吉州区曲濑镇卢家洲村人,自然村理事长。作十几亩田,卖牛肉,冬闲时榨油。

我们这里以前作兴吃全猪汤,那真是好吃得很。近些年,城里的酒店宾馆,也会搞一道菜叫杀猪肉,把那些小肠、肝、肺、头骨肉弄在一起煮,是全猪汤的微缩,很受吃客喜欢。可比起当年我们乡下的全猪汤还是差好多味道。我觉得是菜的原料没以前的生态,还有就是食材没那么多。我不知吃过多少次全猪汤,现在回想起来很怀念。

近二三十年,乡下各家各户养猪逐渐减少,现在基本上没有了,只有大户养猪场,专门搞生猪的养殖销售。以前,我村大多数人家都会养一两头猪,吃野地拔的猪草和种的蔬菜,还有米糠潲水,过节过年杀了,大部分出卖,留一些自用。到改革开放后,也有养母猪自繁自育,养个十头八头的。那时,猪要养大半年甚至一年才杀,平时很少吃猪肉。杀猪是家庭里的一件大事,杀了猪就要请邻居亲友来分享。猪肉是要出卖增加收入或为年节备用的,就把那时不太值钱的猪杂碎,如小肠、心肺等和一些碎骨,加上萝卜或海带一起熬汤,炒些猪肝、腰条肉,或米粉蒸大肠、尾节,或猪血(民间称作“旺”)煮豆腐,再炒几盘自种的蔬菜,就是丰盛的宴席了。全猪汤不可能吃只全猪,红烧猪面和猪尾巴,或者炒“利子(猪舌)”,或者猪脑壳部分骨头熬汤,加上红烧猪脚,都是“有头有尾(脚)”,算是全猪了。一般是心肺汤不能少,少了 就没味道了。那时有个约定的规矩,哪家杀猪都要请客吃一餐全猪汤,杀一只要请一次,杀几只就要请几次。村上人家劳动力有多有少,负担有轻有重,有富一点的,也有穷的。富裕和大方点的人家,请兄弟和叔伯、左右隔壁的邻居、村上来往较多族亲,还有请外公、舅公、女婿来吃的,要两三桌。穷一点的就请兄弟和自家几个人吃,一桌就够了。那时还有个规矩,杀了猪,把猪的上嘴巴和鼻子割下来,还有尾巴,在开水里煮刻把钟,装在盘子里,再装碗斋饭,插上香,供飨祖宗和天地神灵。穷一点的人家,舍不得吃那么多,客也请得少,但供飨的猪嘴鼻和尾巴,一定会吃掉的。加上心肺汤,也算是全猪汤了。

那时难得吃上肉食品,去吃全猪汤高兴得很,像过节一样。我小时候,就盼望家里杀猪。

长大了,去邻居家吃全猪汤,还是种荣耀,不然人家不会请你。在同一个村里生活,年长日久,邻里之间,免不了有些口角纠纷,有的还结怨。 吃全猪汤就是融洽邻里关系的好方式。我记得,大家一起喝着自酿的冬酒,或者自家滗的烧酒,边吃好吃的菜,边谈天说地,兄弟、邻里之间即使平日有些纠纷矛盾,也都在酒席中消解了。后来,不是在家里杀猪,整只出卖给屠户杀,就不会搞全猪汤。现在,猪也不养了,完全没有这个习俗,全猪汤的味道只存在记忆里。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