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县长下老鼠药

刘述涛

遂川县在抗战时期,是中美盟军的重要空军基地,建于1938年冬的砂子岭机场,在建造之初,就成为了中美盟军战略合作的重要基地,不但成为袭击东南沿海日军基地的一张王牌,还为袭击台湾日本人的新竹机场提供强大的后勤保障。

现在要说的就是遂川砂子岭机场在1943年扩建时候的故事。

那一年,扩建机场的任务落到了遂川县新来的县长杨耕的肩膀上。此时抗战已经进入最艰苦的阶段,物资无比匮乏,这样的任务落在他这样的小县长头上,按土话来说,没有马了,只能捉到牛来骑了。

杨耕跑去同省主席熊式辉说,既然把任务给我了,你也就得无条件地支持我,让万安、泰和、吉安、永新、安福这些县多征调一些民工过来。熊式辉嘴上一边说好好,一边却在心里暗自想,能征调到这些县的民工,我还找你?于是,熊式辉就经常对杨耕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办法的人,这次的民工征调就就近不就远了,大部分都在遂川县征调,这样也便于你的管理与协调。

听省主席熊式辉一番话,杨耕感觉有苦也说不出来了,他只好把遂川县各个保甲长及地方绅士召集到一起来,开一个机场扩建的协调会。刚把各地要征调的民工人数同各个乡镇的保甲长说。谁知道,数字才刚报出口,会场立刻就像人群里投下了一颗炸弹,马上就掀起了一声巨浪,个个都跳起来七嘴八舌地喊叫,说完成不了派来的民工数。还有一些就干脆向杨耕哭起穷来叫起苦来,有的也干脆一言不发,就坐着使劲地吸烟,一间会议室就像是烧窑一样,发出浓浓呛人的烟雾。

杨耕几次示意不要再讲了,听他说,却没有人听他的话,他心中的怒火刹时间“蹭”的一声就起来了,他从腰里拔出枪,朝屋顶上“嘣、嘣、嘣”连开了三枪,会议室顿时静了下来。杨县长把枪往桌子上一拍,大声说:吵什么吵!完不成任务的,报上名来,我立马换了让能完成任务的人去做。你们装穷叫苦,装得蛮像那么一回事,你们有没有想过最应该装穷叫苦的人是我!现在机场扩建,我走在前头,担着所有的重担。党国下的是死命令,可又有谁能给我分担?是你们吗?杨耕指着台下的这群人,这群人避开杨县长恶狠狠的目光,一个个龟缩起来。杨耕又说,我还指着你们,可现在瞧瞧,你们都成了什么样子?杨耕又生气了,他又拿起枪,朝屋顶又连开了两枪!这两枪让大家见识了一向文质彬彬的县长另外的一面,也让所有的保甲长刹时间都低着头,一个个再也不敢说什么完成不了任务的话,更不敢同杨耕县长讲任何的价钱。一个个回去之后,早早的就把摊派的任务,不折不扣完成了。

等到机场跑道扩建到了加固的最后一道工序,必须要用糯米饭加石灰进行加固了,可接连两天蒸好的糯米饭都被民工给抢吃掉了。监工跑去同杨耕说,这些民工太不像话了,工程用的糯米饭也敢偷吃,是不是抓起几个人来,以示惩戒!杨耕听完后却说算了,他还说,你看看这些民工,天天吃些菜饼子,哪有一天是吃饱过的。我明天去看看,要他们绝不会再吃糯米饭了。

第二天,杨耕一早就到蒸糯米的大灶前,在桶里的米还没完全熟之时,他就拿开饭桶上的大盖,从口袋里掏出几包白粉一样的东西,撒进了糯米饭之中,并搅和起来,一边搅动一边对蒸饭的师傅说,你告诉那些民工兄弟,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为了机场的早日扩建,我只能给这些糯米饭下老鼠药了,如果谁真的硬要吃,送了命,可不能够怪我,要怪就只能够怪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在接下来的两天,一到蒸糯米的时候,杨耕就来了,他走上大灶,拿开饭桶盖,如法炮制撒进大把白粉。看见他这样,民工们都晓得他放的是老鼠药,再也不敢去吃,工程得以顺利进行。半年过去,遂川机场就可以停放大型的轰炸机了。

后来,有不少人问杨耕,你是不是真的在糯米饭中放了老鼠药。杨耕笑笑着说,我一介县长,怎么不知人命关天,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放的是石灰粉!也好在这些石灰粉,让民工没有识破,这才让机场扩建工程得以完成。

如今,七十多年过去,沙子岭机场也早已成为了一块荒地,但杨县长下老鼠药的故事却仍在遂川一带流传。每个听完这个故事的人,都为有勇有谋杨县长的行为叫好,抚昔惜今感叹当年岁月之艰难,越来越珍惜起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