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棉花

刘秋苟

张昱煜

口述时间:2014年5月20日9点40分至10点15分

口述地点:吉州区曲濑乡刘秋苟的弹棉花铺子里

口述人:刘秋苟,男,1968年出生,吉州区曲濑乡彭家坊村委杨家坊村人,高中肄业。

我今年46岁,因为家里穷,只读到高一就去学弹棉花了。我跟的师傅是于都人,他们于都可能是人多地少,为了生计,男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学弹棉花,他们都是游街穿巷弹棉花。我师傅到了我们曲濑下乡弹棉花,我父母看到这一行生意很好,就让我拜他为师。

我记得当时学徒一共花了120元,拜师是先交了60元,出师又给了师傅60元。另外,还要给师傅送“三节”(烟、酒、鸡、鸭、猪肉和土特产),我们这边的土特产就是花生,我也给师傅送过。师傅每年给我做两身衣服,冬天一身,夏天一身。

我那个师傅年龄大了,有点保守,又怕我学出师了,没人给他帮忙揽生意了(我会这边的当地话,会给他招呼生意),没人帮他做事了,有些弹棉花的手艺他会教,有些他就不教,全凭我自己去领悟。

我现在弹棉花,还是用传统的弹棉花的弦弓来弹,慢是慢了点,但是,弹出来的棉被经用。我现在有两个弦弓,我师傅送给我一个,我自己请木工又做了一个,一个弹花弓七斤重,弹棉花就是弹去籽的棉花,也有弹棉褥子的,那是棉被翻新。弹棉花的工具很简单,有大木弓,原先用牛筋当弦的,现在就用粗的尼龙绳代替,还有木棰、铲头,磨盘等。

弹棉花的时候,先把一个腰带绑在腰部,我喜欢喜庆,一直是用红色的棉布做腰带,用一根竹子扎在背后,从肩膀上吊着打木弓,右手扶着大木弓,左手拿着木棰,贴着棉絮,一下一下打击着弦,使棉花一点一点变疏松。我能听着弓弦的声音,就知道好没好。弹一层,再铺一层,然后上线,一般上线都是两个人,有时是我老婆给我 帮忙,下乡的时候,都是做棉被的人家帮着“上线”,再用磨盘压实。压的时候有个窍门,先压四个角和四条边,然后再慢慢压整个棉絮,这样,棉花就会固定得很好,一般弹好一床棉絮,要三个小时。

我们弹花匠有这样一句顺口溜,“檀木榔头,杉木梢;金鸡叫,雪花飘”,弹棉花是一个技术活,是个精细活,也是个辛苦活,灰尘很大,一天弹下来,腰酸背痛。

打结婚的棉被,我们会用红线拼个红双喜,有的人家要求较高,还要在上面做花朵,我就把棉花染成红色和绿色,就做简单的红花绿叶。原先,我们下乡到人家家里打结婚的棉絮,还能得红包,吃两个红皮鸡蛋,红包都是师傅得,具体得多少钱,我也不知道。

我们这里作兴外婆送“满月被”,添了外孙女或外孙,外婆都要送“满月被”,我一年不晓得要打多少满月被,我在这里弹棉花弹了二十多年了,原来的送满月被的小伢子,都长成大人了。

寿被我也打过,但他们有的不好意思说,就一户人家,他家的女婿来给岳父打寿被,他大大咧咧地说是做床被子放在棺材里面,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弹棉花也没什么忌讳的,我就按他要求的尺寸弹,那尺寸,就是他不说,我也明白是做寿被用的。我们这行当也是讲季节性的,冬天生意好得很,夏天生意淡一些。下雨天,因为空气湿度大,我一般就不会开工。 我也带过两个徒弟,他们吃不了这份苦,也耐不住这份寂寞,后来都改行了。我也想改行,可没有别的门路,也都奔五十的人啦,就干这个啦,干到弹不动为止。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