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刻

刘荆洲

刘黎霞

    刘荆洲(口述)刘黎霞(记录)

时间:2015年7月10日地点:青原区值夏镇艺林书刻行口述人:刘荆洲,男,1964年1月生人,青原区值夏镇人。刘先生性格开朗,自强自立,右手稍有不便,用左手研习书法和石刻多年,写得一手漂亮书法,楷、篆、行、草皆能,对书法艺术颇为精通。开办艺林书刻行30余年,以出售书法作品、为人刻碑刻字为营生。

我开这家书刻店主要业务是创作、出售书法作品,代写对联、牌匾,镌刻石碑、楹联。学石刻必须先研习书法,石刻都是先用毛笔把字写在碑石上,再用小锤和小钎刀按字的笔划顺序,一笔笔敲出来。你的字写得不好,没人会请你刻碑的。

我的爷爷和父亲都是解放前的教书先生,都写得一手好字。受父辈影响,我小时候就开始学书法,长大后,我自己又去拜师学艺。上世纪八十年代,跟邻村的一个老先生学习书法、石刻和古文多年,回来后就自己开了这家店。我师傅擅长柳体,就是柳公权的楷书,受师傅影响,我后来也主要研习唐楷。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又参加了南京书画院的函授学习,学习颜体和欧体。练习书法很艰苦,我年轻时每天要练四五个小时,冬天常常冻得两腿失去知觉,夏天则练得满身大汗。学书法最主要是把楷书练好,楷书练好了,再练行书、草书就不难了。我跟师傅学过多年的古文,认识很多古字,练过篆书,挂在墙上的这四方篆书条幅就是我写的。

我这店的生意还行,上半年主要以出售书法作品为主,下半年碑刻的业务繁忙些。你看这个“寿”字,订的人蛮多的,还有这个“天道酬勤”,前几天有人订了两幅。我的字卖得便宜,四尺宣也就卖四、五百元,小点的卖一、二百元。刻碑也很便宜,刻一个字一块钱,一块碑大约就是50个字,最多也不会超过100个字。碑石买家可以自带,也可以到我店里买,刻碑的石头主要是青石和花岗石。原来刻碑都是 手工,工具有十几样,大大小小的钎子、挫刀,大约在十年前改用电磨了。刻墓碑是有规定的,格式有讲究,用字也有讲究。墓碑上的字都是竖排,从右往左读,右边一般是墓主逝世的时间,如果是重修的墓,就刻上重修的时间;中间必须是刻死者的姓名,在逝者姓名前加上“故显考(妣)”几个字,“考”是指男性,“妣”是指女性;左边是逝者子孙的姓名及立碑的时间。

牌匾上的大字叫榜书,现在农村能写榜书的人很少了。这本字帖,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是苏体(苏东坡)大字帖,一张纸就一个字,我就是照着这本字帖练习榜书。里面很多字的写法,我父亲都作注说明,如这个“一”字,字帖上说:“凡有一笔,须用三折法,乃得彼此相顾有情。故此止一画,亦须起止相顾,顿挫有神,走笔有势,乃见精神。”这几年农村复建祠堂的较多,常有人请我去写牌匾。

镌刻楹联最难。楹联是指刻在墙上或石柱、木柱上的对联,一般也是祠堂多些。因为刻时手肘悬空,没有支撑,所以很考验书者的功夫。程序也复杂些,要先用宣纸把字写好,然后把宣纸粘在柱子上,再用电磨刻。我还会帮人刻印章,阴刻、阳刻都行。 没事时,我喜欢练练字,看看书,还喜欢拉二胡,参加了镇里的农民剧团,在剧团里,我除了参加乐队的工作,还负责音响、拍照。我从不玩牌打麻将,不喜欢这些。我自己拟了一副对联:“智力丰从磨练出,事业成由苦辛来”,这也算是我人生的感悟吧。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