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群星闪耀—人才辈出的庐陵文坛

第七章 群星闪耀

——人才辈出的庐陵文坛

作者:李梦星)

素有“文章节义之邦”之称的庐陵,涌现出一批批彪炳史册的俊杰。他们不仅保持高洁的操守,注重道德的修养,而且博学多识,文采飞扬;或能诗善文,或研史记志,在文学艺术、史志文献、典籍文论等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果,在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写下了辉煌的篇章,是留给后人一份珍贵的遗产。

一、潮涌峰起

庐陵文化的发展史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时期,有低潮也有高峰,这与庐陵所处的社会政治环境以及经济状况相关。秦汉时期,政治和文化中心在北方,庐陵一带的开发还才起步,文化明显落后于中原地带。到了南北朝和隋唐时期,随着北民南迁,文化不断向南渗透,庐陵文化开始萌芽争春。两宋是庐陵文化的黄金时期,从北宋初到南宋末近三百年内,英才辈出。元代受政治高压,沉寂不兴。进人明代,庐陵又再耸文化高峰,显示出勃勃生机。清代之后,逐渐衰落。宋明两代庐陵文坛人才荟萃,群星闪烁,为世人所注目。

正如庐陵兴斯文、广学舍、扬忠义之功首推唐代节烈名臣、大书法家、任吉州司马的颜真卿那样,庐陵文学的首倡者,是唐初任吉州司户参军的杜审言。他是河南贡县人,是杜甫的祖父,精于五言律诗,讲究格律的严谨,为初唐有些名气的诗人。他原任洛阳丞,不知何因贬往吉州,可对诗歌的爱好未改。他喜欢结交儒士,崇尚文雅,便与志同道合者在庐陵城内的相山(今吉安城高峰坡一带)结诗社,煮酒品茗论诗写诗,参与者甚众,一时间吉州诗风大兴。杜审言在庐陵播下了文学的种子,待时机成熟,便发芽成长。四百多年后的南宋庆元元年(1195年)任丞相的郡人周必大退休归故里,在相山诗社的旧址建诗人堂,每年的“春花明媚秋月圆”时节,举行诗会,吉州各路雅士齐聚~堂,其他州县的文人也慕名前来,很是热闹。“诗人堂上客,参拜杜参军”,成为吉州文坛的一大盛举。《庐陵诗存》序云:“自杜司户创诗社而诗学兴,自宋建诗人堂而诗学盛。”

唐代的庐陵人虽然也不乏能文善诗之士,但在全国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在唐末五代时期,才有几位庐陵籍的人士在文学界有较大的名气。一个是南唐时的庐陵人刘洞,年少即游学庐山,勤学精思,有时十余日忘掉洗漱,迷于诗作,长于写五言律诗,甚得贾岛遗法,在诗坛上享有盛名。他将诗作献给后主李煜——就是那个写“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亡国国君。其中一首叫《石城怀古》,诗云:“石城古渡头,一望思悠悠,几许六朝事,不禁江水流。”后主李煜读了,想起六朝时的风云变幻,眼看南唐国势不碾,怀古伤今,感慨不已。后主因此诗触痛了自己的心,就不愿与刘删再见面了,可见刘洞之诗的感染力多么的强烈。北宋的军队围攻金陵,刘洞被困在城内,写诗于道旁云:“千里长江皆渡马,十年举士得何人?”表达了亡国之恨。据传,刘洞最有名的一首诗叫《夜坐》,深受人们的赞誉,称他为“刘夜坐”,可惜没有留传下来,只在《全唐诗》中保留着“百骸同草木,万象人心灵”残句。二是庐陵吉阳、人夏宝松,和刘洞是同时代人。他负有诗名,有不少追随者。他最有名的一首诗叫《宿江城》,也没有传下来,只在《全唐诗》中留下残句“雁飞南浦砧初断,月满西楼酒半醒”等。宋代的魏庆元在《诗人玉屑》中,把这两句诗,看成是写“羁旅”的佳句,望后人学习此诗的写法,说明夏宝松的诗有一定的影响。因为《宿江城》一诗闻名于世,人们以诗为名,把他称作“夏江城”。三是唐末庐陵籍的宋齐丘,辅佐吴、南唐君主,仗义执言,反对割地求和被害。他也是享誉一时的诗人,有三首诗收录于《全唐诗》。唐初庐陵文学已初显端倪,到了晚唐五代便有成就,为宋代文学的崛起奠基。

进人宋代,庐陵的文学艺术开始走向辉煌,达到鼎盛。文化名人层出不穷,从首开风气到蔚成大观,从中兴再起到殿后悲歌,庐陵才俊施展才华,纵横驰骋,像群星闪烁在文坛近三百年,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大壮观。宋代文学的诗歌、词章、散文三个领域,庐陵人均占有重要的位置。

宋代散文在中国文学史上树起了一座高峰,令后人叹为观止。唐宋散文八大家中,北宋占六家,其中欧阳修是宋六家之首,“三苏”和江西的王安石、曾巩都得到他的奖掖和提拔,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主帅,是开一代文学风气的大师,是当之元愧的一代文坛宗师和领袖。他的散文、诗词都成为宋代的楷模,影响到整个封建社会中后期。人们赞誉道,欧阳文忠公一出,庐陵文风大盛。

峡江县罗田西江村(宋属临江军新淦县)的孔文仲、孔武仲、孔平仲三兄弟,在北宋时蜚声文坛。他们的政治主张、文学思想与欧阳修基本一致,诗文注重反映现实,与当时享誉天下的苏轼、苏辙齐名,号称“二苏三孔”。黄庭坚赞云:“二苏上联壁,三孔立分鼎”。“三孔”中进士后,历任多处地方官,有政绩,都善文词,诗歌造诣很深,今存《清江三孔集》40卷。文仲的诗构想奇特,诗中有画。如《早行》云:“客行谓已旦,出视见落月,瘦马人荒陂,霜花重如雪。”武仲的诗想象丰富,寄托深远。如《鄂州》诗云:“绿柳阴阴蔽武昌,汀洲如画引帆墙。一江见底自秋色,千里无风正夕阳。暂别胜游浑老大,追思前事只凄凉。贤豪况有遗踪在,欲买溪山作漫郎。”平仲的文学成就最高,风格接近苏轼。如《霁夜》诗云:“明朝准拟南轩望,洗出庐山万丈青。”气象阔大,用词精警。《寄内》诗云:“试说途中景,方知别后心;行人日暮少,风雪乱山深。”抒写了别后途中对妻子的思念之情。“三孔”为官清廉,为学精深,“天下共称其文”(杨慎《升庵诗话》)。

遂川县雩田城溪岭上村的郭知章,历任北宋朝廷重臣和地方官,经历了王安石变法和司马光执政的变革时期,刚直不阿,屡遭贬谪。他的诗文清奇隽逸,在所任职的州县,上至缙绅,下至一般文士,都很欣赏他的诗文,甚至有为求诗文和墨宝者,不远千里而来。他与江西诗派首领黄庭坚时有唱和,黄称他“诗篇清奇,文语温雅。”郭知章有文集行世,惜乎大都失散,只有地方志谱保留了一部分。如《望远阁》二首之一云:“凭亭四顾浩无旁,洒落闲中气味长,潭阁夜蟾浮玉槛,滩高秋浪泻银塘。云根气人帘栊洞,天未风生砚席凉。极目应天九万里,好看鹏翼快翱翔。”诗句清奇、凝炼,意境深远。

南宋是庐陵文学的全盛时期。初有胡铨奏章《戊午上高宗封事》,请斩卖国贼秦桧之头谢天下,震动朝野,流行天下,传颂千古。连金人也花千金购之,阅后君臣失色。接着有在朝廷历任几朝丞相的周必大诗文备受世人推崇,著有《省斋文稿》、《平园集》等80余种200卷,文笔“雄浑博雅”,尽显宰相风度。他写的诗歌充满爱国激情,语精意长。如望北伐雪耻诗云:“收取关河报明主,云台烟阁伫奇勋。”“闻道宵衣劳圣主,有时夜舞忆神州。”赠给同乡先辈胡铨的诗云:“赤县尚多沦异域,潢池犹自扰齐人。公如不为苍生起,风俗何由使再淳。”称作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之一的杨万里,创造出新鲜活泼的“诚斋休”,成为南宋诗风转变的枢纽,影响数代。豪放派诗人辛弃疾的传承者泰和人刘过,所写的词或抒恢复失地、建功立业的豪情,或叙报国无门、壮志难酬的怨愤,或借景抒怀,表现对国事的忧虑,词风恣肆粗犷,格调昂扬,气势雄健,誉为辛派词人的正宗传人。南宋末年,“状元宰相”文天祥目睹山河破碎和历经身世的坎坷,写下了大量感人肺腑的悲壮诗篇,成为宋代最后一个杰出的文学家。追随文天祥的勇士邓光荐,也与文天祥唱和,写了不少悲壮的诗文。宋末元初的吉安县人刘辰翁,也是辛派词人的大将之一,创作的许多抒国破家亡哀情的词作,留下了凄婉的悲歌。南宋时期,庐陵还有几位著名的学者,在我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一是吉水人曾敏行,不求仕进,专心治学,博览群书,上自朝廷典章,下至稗官杂记、里谈巷记,无不记览。周必大称他“有博古通今之学”、“知几应变之才”(《独醒杂志跋》)。他目睹了北宋衰败和南宋偷安的政治腐败,经历了动乱和苦难,便隐居不仕,在玉笥山著书自乐,住所自号“独醒斋”。他写成笔记小说《独醒杂志》十卷,记载风土人情、山水名胜、历史遗迹以及士大夫阶层的各种人物情态,还涉及到宋朝各阶层人物的遗闻逸事,并第一次把农民起义领袖方腊的事迹写入史书。杨万里在《曾达臣挽词》中称他:“议论千千古,胸怀一一奇。非关时弃我,不肯我干时。老鹤云问意,长松雪外姿。平生独知命,冷眼看人痴。”另一位是吉水盘谷的罗大经,仕途不太得意,但他乐于田园生活。他广学博才,专心进行笔记体小品创作,写成《鹤林玉露》18卷,有较高的史料和文学价值。还有一个是庐陵县的罗烨,喜欢写传奇故事,著有话本小说集《醉翁谈录》等,对后世有较大的影响。上述简介的是在我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定位置的庐陵名士,宋代还有许许多多的庐陵儒士文人,著书立说,享有文名。《全宋词》作者江西籍174人,占总数的12.4%,居全国第二,其中庐陵籍50人,居全省第一。虽仅指词作,也可见庐陵文学之盛。

我国元代杂剧、明代小说、戏剧成就辉煌,可在庐陵却无名家大作。明代散文、诗歌已远不如唐宋,庐陵也是如此。明初流行的台阁体诗文,泰和杨士奇久居内阁并任了较长时间的首辅,是台阁体的代表者之一。但此文体内容陈腐,形式雅丽,多为粉饰现实、歌功颂德之作,平庸乏味,虽垄断文坛近百年,可无精品传世。庐陵在明代涌现了许多理学名士,尤其是一大批阳明心学的儒士,可多为撰写理论文章,偶尔也会写些诗歌散文,但在全国文坛上影响不大。明代中后期几位著名的忠义大臣,如泰和的郭子章、吉水的邹元标、刘同升等,写了一些忧国忧民的诗文,在当时很受推崇,但没有宋代庐陵籍人士的名气那么大。值得一提的是庐陵籍名士李桢(1376—1451年),字昌棋,很喜欢写笔记体小说,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写成《剪灯余话》20篇。这部作品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积极的社会意义,包含群儒谈经、农民起义、官宦暴虐、狐鬼志怪等内容,奇特生动。作品问世后,轰动一时,人们纷纷竞求抄录,“索者踵至。”其中写狐鬼的《狐媚娘传》、《江庙泥神记》等篇,开《聊斋志异》的先河。另如《芙蓉记》、《秋千会记》等,被明末凌蒙初改写后收入他的拟话本小说集《初刻拍案惊奇》之中。李昌棋还是当时著名的诗人,著有诗集《运璧漫稿》7卷,诗作“色新意古,诸体并工,在永乐诗家中,独树一格”(《明诗记》)。在明代,庐陵文士突出的贡献是参与了典籍史书方志的编纂,充分显示了庐陵文人的才识。

清朝,庐陵人在文学上明显落伍,虽仍有饱学之士,可多为求功名而攻圣贤之书,没多少文学成果,而安福才女刘淑英却享有诗名。她的父亲刘铎为明末朝廷官员,反对阉党魏忠贤而遭迫害致死。父亲刚正不阿的品格深深影响了刘淑英。清兵人关后,江西逐步沦陷。刘淑英回乡招募义军抗清转战赣湘,出生人死,败后隐居佛门。她写了大量爱国忧民的诗歌,现存900多首,是清初庐陵文学创作的代表。她的诗雄浑悲壮,沉郁遒劲,有豪放派的遗风。如《禾川题壁》诗云:“销磨铁胆甘吞剑,扶却双瞳欲挂门。为弃此身全节义,何妨碎剐裂芳魂!”表现了报国无门的怨愤之情。如《感遇》诗云:“折骨为刀剪佞头,漆身狂作楚中囚。乾坤疥癞无能疗,三放归来死亦羞。”抒发了理想破灭的痛苦。又如《偶成八首》之二:“梦里勤王醒后思,依然战马共争驰。征鞍乱洒将军血,真幻谁从辨一时。”专记反清志士的《江人事》一书特为她立《女贞传》,赞扬她的诗“志寄剑锋,诗成风骨”,“一时文士,无出其右”。刘淑英的诗继承了庐陵先贤爱国主义的传统,显示出一股豪气、正气,诗风雄迈,格调高雅,这正是庐陵文学的主流和精髓。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