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庐陵文化> 纵谈庐陵> >正文
[第五章] 匡时挤世—庐陵志士直面人生的姿态(3)
2015-11-30 15:29 来源: 吉安新闻网

三、民为邦本

民本思想,是儒学体系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尚书》中云:“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孟子说过:“民为贵,君为轻”,还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在封建专制时代,一些开明的有远见的君主和大臣,深知“载舟覆舟”的道理。但更多的君主把自己当作“牧民”的天子,为所欲为。在庐陵文化熏陶下成长的志士仁人,继承了“民本”的优良传统,在仕宦的道路上予以光大,具有时代的先进性。

听命于民

国家的前途与命运,是听上天安排,还是民众决定的,现在看来连回答都没必要,因为历史唯物论早有定论。然而在中古社会,尤其是在封建迷信盛行的宋代,相信天意的大有人在,连皇帝也是如此。南宋的第一次科考的御试题目很长,近400字,开头一句便是“盖闻治道本天,天道本民”,意思是说治理国家听命于天,安抚民众以应天道,要考生说出自己的见解。后来成为朝野闻名的大臣、庐陵县人胡铨参加了这次考试。他见题目后想,皇上刚刚南渡,皇位未稳,一些官吏畏金如虎,宁愿偏安,求和称臣。然而仍有不少志士志在收复江山,这是民心所向。富国强兵积蓄力量与北方抗衡,也要靠民众的力量。可是,皇帝为何首先就提出“治道本天”呢?这不符合儒学精神。于是,胡铨挥毫直言:“臣闻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天。汤武听于民,其兴也勃焉;桀纣听于天,其亡也忽焉”(《澹庵文集》卷2,下同)。接着他分析道,皇上你立于战乱之时,外乱内讧,中原被陷,民愁盗起,祸发萧墙,新立的王室不稳,如一发引千钧。在这样的形势下,皇帝你应该卧薪尝胆,正是听于民之时,而策题之中问数十条,多数表示听于天命之意,臣子我深感疑惑。他毫不讳言地建议陛下不应听于天,而应听于民。接着,胡铨列举了春秋时和宋朝的许多实例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愿皇上“持以至诚,以春秋为戒而谨持之,以祖宗为鉴,而力行之”,“则天下幸甚”。胡铨又针对策中所说的“念必抚民,人格天庶”之意,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又是陛下“听于天”之弊,因为“天下大器得之甚难,败之甚易”,愿陛下“思太祖得天下之难而早图之,鉴春秋王室之祸而慎守之。”接着,他还提了一些富民安民的建议,择将练兵“收复两河,迎还二圣。”胡铨的这篇对策是民本思想的宣言书,直指时弊,充分论证了“听命于民”的现实价值。阅卷的官看了大为惊讶,列为第一名,呈高宗定夺。高宗觉得言辞过于激烈,退回重评,考官们当然领会皇上的意思,就把胡铨降为第五名,使庐陵少了一名状元。

安民爱民

安民爱民,是孔孟之道的进步观点之一,也是当作儒学思想的核心“仁”的表现形式。庐陵先贤们,能较好地付诸于行动。从主观上看,他们是在弘扬儒学精神,从实际效果来看,有利巩固封建政权,安了民心,稳定了局势,促进了社会的发展。

南宋任丞相的周必大,他多次建议皇帝要“视民如子”。孝宗即位后不久,四川部分地方屡遭灾害,百姓生活艰难,饿死了一些人。饥民们便聚众闹事。消息传到朝廷,有人建议派兵去镇压,孝宗也为此苦恼,问周必大如何处理。必大认为,百姓是因为贫穷才闹事的,不应强压,而应下诏书去安抚,并下令地方放宽征收田赋的日期。孝宗觉得有理,依此行事,果然不久便平息了事态。淳熙年间,有一年久雨不止,洪水泛滥,民众陷于困境,孝宗为此十分着急,命国库拨了些银两去赈灾,可是数量不足,难解民困。周必大觉得皇宫开支巨大,铺张浪费现象严重,而灾民却温饱都难以为继。他建议压缩皇宫,尤其是后宫的开支,挤出钱去赈灾,为京城的富商高官带个头,捐资赈灾。孝宗采纳了他的意见,颁旨减少宫里开支,还要求官员们捐赠。这样既缓解了灾民的困苦,又安抚了民心。

明朝担任内阁首辅(相当于宰相)的泰和人杨士奇,也是一位关心民间疾苦、善于安抚民心的良相。他曾担任过仁宗、宣宗的老师,时常给他们灌输民为邦本的思想。他俩先后继位,杨士奇辅佐二位君主,让人民休养生息。两帝在位的十年内,出现了明代不多见的政通人和时期,“海内号为治平”,史学家们誉之为“仁宣之治”,这与杨士奇爱民抚民的指导思想对二帝的影响是分不开的。杨士奇力主宽恤厚爱的“柔民”政策,常以百姓的安乐为念。宣宗时,水旱灾害屡降,杨士奇多次奏请皇帝下诏恤民,救民于水火。内容包括免除百姓拖欠无力上交的赋税、减少官田的租额、清理冤假积案、裁汰劳苦工役、招抚逃荒外徙的难民、组织耕种、细察官吏、惩治贪官污吏等等。这些仁善之举经皇帝批准颁布后,收效明显。杨士奇还特别注重安民政策的落实情况,常检查督促,对一些违背诏令,征税收租如故的做法,报请宣宗批示纠正。有一年,杨士奇发现户部无视诏令,未能减免官田的租额,他立即报告宣宗下诏督促,拒不执行者从严治罪。

称为著名理财家的明代重臣吉水人周忱,是安民爱民的楷模。他从政50年,历经永乐至景泰五朝,累进户部、工部尚书,总理江南财政。尤其是他在宣德五年(1430年)任江南巡抚以后的30年间,爱民惜民,勤政务实,改变了江南以往“人厌为农”的局面,使其“人乐为农”,以致“民不忧而廪有余羡”。他以“治以爱民为本”的指导思想,巡抚江南诸郡。当时,明代已建立60多年,作为朝廷主要财源之地的江南诸郡,因税过重而使无田少地的佃农流徙逃亡,造成大量田地荒芜,钱粮年年拖欠。周忱一上任便深入苏州民间调查,认为税粮负担不合理,靠种官田的佃农负担过重,加上豪富滑吏掌管税权,转嫁税赋负担,才导致民逃田荒。他制订了“平米法”,规定各府官田、民田科不变,但田主不管大小户、富户佃户,征税一律,加耗平均。这样一来,贫苦农民的负担减轻了。他又请朝廷下令颁发铁斛至各县,作为收粮的标准器具,革除了粮官大入小出的作弊,百姓深受其益。他还与苏州知府况钟研究核算后,请朝廷下诏减轻官田租税,仅苏州府就减至72万石。百姓见税赋少了并公平了,纷纷回乡生产。他还主持兴办了“济农仓”,米源是丰年由各府县平价买入积存。当地群众生活艰难或遇灾荒,便给予救济;民工参加修堤疏河等水利建设公差,可领取口粮,无偿供给。这些举措,使农民能安心生产,安居乐业,人们称他为“周青天”。周忱的举措有损豪户的利益,受到弹劾。他离任后,继任者把“济农仓”之粮收作公赋。后来,江浙一带遭灾发生饥荒,却无储备粮供应,怨声载道。人们怀念周忱,立生祠纪念他。为民造福的为政者,人们是永不忘怀的。周忱在文艺作品中被描绘成可敬的清官,代代传颂。

护民救民

在民众遇到危机时,挺身而出保护,在民众遇到困难时,伸出援助之手,这便是“民本思想”的具体表现。庐陵先贤们为此作出了努力。北宋丞相永新人刘沆,是位爱民如子的贤相。他疾恶如仇,对那些悍吏恶官鱼肉百姓的行为恨之入骨,遇上就要严惩之。他任大理寺评事、舒州通判时还只30多岁。当时,章献太后建“资圣浮图”宗教场所,需大量的材料,调集许多民工。一个叫张怀信的内侍负责监督工程建设。此人仗着是太后的宠臣,气指颐使,骄横凶狠。他不顾民工的死活,催促运料做工,稍有怠慢,便鞭笞棒打,民工苦不堪言。州县官吏见他如此凶狠,又是皇宫的人,不敢招惹他。见他来督役,常装病在家不出来。刘沆听人说起此事,对张某极为反感。他不畏权威,大胆地为民请命,直接上书皇帝陈述其劣迹,朝廷罢免了张怀信督管工程的官职,人们松了一口气。对受冤屈的百姓,刘沆尽力为他们伸冤。刘沆在衡州任知府时,当地一个姓尹的人仗着是大姓望族,经常欺侮父老子幼的邻居,伪造卖券,强行霸占邻居的田产。邻居不服,向州县上诉多次,均得不到公正裁决。刘沆受理此案后,经多方调查取证,认定尹氏是恃强凌弱,巧取豪夺,便秉公将田产判还给原主,并依法惩治了造假的尹氏。此事在当地传为佳话。

还有几件名人轶事可见庐陵先贤帮民解困的赤诚之心。一是文天祥因触犯了权奸贾似道,被罢官回家乡庐陵富田闲居。这年天年不好,吉州粮食欠收,许多人家面临饥荒。遭排挤的文天祥心情也很苦闷,但仍不忘百姓的困苦。他打听到了赣南当年的粮食丰收,便写了封言辞恳切的信给赣州的太守,请他调运粮食到吉州来应急。赣州太守见是状元郎的信,加之一直钦佩文天祥的为人,便赶紧运了一批粮食到吉州解困。二是胡铨同样如此。他中进士后因父亲去世回乡守孝,逢富水河涨洪水,不少农田冲毁,有的农户颗粒无收。胡铨见状,给吉州李太守写了几封信,请求减些税赋,给灾民救济些粮食。太守果真照此办理。此事比文天祥求粮早了百余年。三是解缙因正直不阿得罪了权贵,被贬交趾(越南)。几年后,到京城办事,正逢成祖北征未归,就去见了一下太子高炽便返回。沿赣江去广东,见家乡旱情十分严重,便写了份奏章,请朝廷安排引赣江水灌田。他却不知此解民困之书加速了他的灾难到来。成祖回京后,想当太子的另一皇子高煦向父皇进谗言,说解缙趁皇上外出私自见太子,居心不良,是对皇上的不恭。成祖对太子之争十分敏感,听了大怒。刚好解缙的奏折呈送上来,可谓火上加油,成祖阅后怪解缙多管闲事,令人讨厌。他下令把解缙从南方捉回入狱,后被奸人谋害。解缙出于为民解困之心,却招致横祸,令人痛憾。四是泰和的周炬(895—976),后唐时任金陵监察御史,避乱迁居泰和螺溪。他体察民情,见大片农田常受旱歉收,百姓生活艰辛,便于公元937年左右主持修筑槎滩、碉石两陂,提高水位,开挖渠道36条,灌溉今禾市、螺溪和吉安县永阳三乡农田近万亩,使低产田变成旱涝保收的良田,并规定两陂为公产,用于下游灌溉,不得专利于周氏,更不准发生争水纠纷。经改造,灌溉面积达6万多亩,称作“小都江堰”,是江西古代重大的水利工程之一,至今仍造福于吉泰两县人民。前些年进行了修复改造,现可灌溉十多万亩。

责任编辑:王志峰
举报电话:0796-2199795举报邮箱:jgsdaily@163.com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赣ICP备19004936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公网安备 36080202000160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申明 电子报入口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